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弦羲】吾家有子·二 (未完注意)

来说一个不幸的消息:当你们看到这个迟来的更新时,你们会发现,第二章我并没有写完
然后还有一个更加悲伤的消息:非常抱歉, 此文暂停更新。

解释在后面,先不说了,我们看文→

*新增两条相关链接,请大家往下面拉。



二.梦中身


  祝羽弦做了个寻芳问柳的风流梦。

  他站在两扇房门外,将推未推;转身可见回廊下挂满红色灯笼,曲萦长龙一眼望不到尽头。
  低头看自己身上,繁复端整,一身大红喜服亮得晃眼。
  祝羽弦终于推开新房大门,又回身掩好,施施然走进一片火红的世界。
  正中央大床上,勾金帷帐低垂,同样一身红色嫁衣的新娘端坐着,未着盖头。银色长发流泻下来,与襟上大朵金色牡丹祥云映衬极美,长近垂地。
  祝羽弦呼吸一窒,踢翻了地上的莲花香炉。
  新娘闻声转头,容貌映入他眼中。肤色白皙,双眼明清,覆额银发下翠眉纤长,唇畔含情。

  是个顶好看的美人,祝羽弦怔怔地想,我竟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他晃晃头,笑自己想太多。又不是话本里,说什么“这个姑娘我曾见过的”。天下人形貌各异,美人却都是美的,有相似之处也不足为奇。
  脚下不自主地朝美人走去,走近床边却绊了一跤,直接跌在床上。美人也被带倒,祝羽弦连忙一手揽住美人腰身,一手护头,以防跌下床去。
  两人如今是面对面的亲密姿势,祝羽弦目光无处安放,不经意就落在美人散开的衣襟上。
  云扣脱落,红衿微敞,露出一截白皙颈项,和同样白皙的喉结。
  祝羽弦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喔,新娘不仅是个美人,还是个男人……
  那这洞房,现在还要不要继续?

  美人一言不发地抬眸望着他,长睫眨呀眨,如遽飞之蝶;美人又伸手扯他衣袖,素手点呀点,风雅似调筝;美人还凑近他脸庞,薄唇张啊张,艳若三春杏桃。
  面对美人这般邀请,祝羽弦没忍住,吻了上去。往后的事就无需多言了,自是一夜欢愉快活。
  醒来后他才恍然觉出哪里不对劲。梦中那张美人面,不正是白永羲么。

  祝羽弦蓦地睁开眼,吓出一身汗,抬手捂住脸。
  这,他做了一晌春梦,梦中人竟是至交好友。想到梦里种种,祝羽弦脸上烧红,恨不得给自己兜头一盆冷水降温。
  他倏地放下手,碰了碰脸颊。脸上的热度半天未褪,似乎不太正常,而且……
  祝羽弦转头,梦境与现实仿佛瞬间重叠。
  白永羲正躺在他身边,背对着自己,银发凌乱地散开。锦被自他肩上滑落一角,露出的肌肤上痕迹斑驳亦醒目。
  祝羽弦坐起来,沉默地盯着好友,从他微蹙的双眉,到他湿润的眼。从他睡梦中仍不甚自在的神情,到过分红艳却遍布咬痕的唇……昨晚发生过什么似乎无需多言。
  外边天色微明,时辰大概还早,就连贴身伺候的白如意也还没有起,正方便祝羽弦收拾残局。
  这方院落是他精心布置的,偶尔会来这里偷个半日闲适,最近才重新收拾出来,待白永羲来祝府后直接入住。其中布局方位祝羽弦自然再熟悉不过,刚巧,这后院里就有一方环境优美的露天温泉。
  

(未完待续·暂坑)




好的文看完了,那么说说我为什么要坑吧(不是愚人节玩笑,真的不是)。是这样的,这文写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越写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呃为了保证质量,也因为最近没有多余的时间,所以非常遗憾,此文暂时要和大家say godbye了。

等六月份高考完毕我就能回来玩耍啦~



呃还有一段,是老白揣了包子以后跟家里人坦白,然后被迫安心养胎(……)的段子。不长,就是发出来让你们看看,我标了【生子】就一定会怀上的。
这段写得还蛮有感觉的(。
注意避雷。






   杨柳三月天,正是人间好时节,白永羲正式开始安胎生活。
  早朝推了,六部自然没人敢说半句不是;公务少了,千帙老人也被不肖子孙拉出来操劳俗务,把佛珠都扯断两串。
  不过老人发了火后还是揽过大半事务,又下令说,从今往后,能打扰羲王的事只有三样:社稷毁,天下乱,帝王崩。
  白锦锦也忙了起来,连给钟离梓的信都要抽空写,全天都用来守着兄长——两人在过去的十八年里都没有这般亲近过。
  哪怕白永羲开窗时吹了风咳嗽几下,白大小姐都会第一时间得知,然后赶过来亲自监督他披上衣服。
  于是羲王——或者称为“昔王”更加恰当一点——现在闲得只剩下大把时间任意挥霍,每日无所事事。他大可以做一些从前没机会做的事情,参悟经卷,研读棋谱,抚琴写一支曲,临轩绘一幅画。

  凭槛,折花,望江南。

  白永羲时常怀念那一方水土,梦里春江月明,春水拍山,点点落红随水东流而逝,岸边无数垂柳柔似情丝。流莺啼鸣绿阴中,双燕比翼同归,越过陌上青山碧水。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两条链接:



一个萌萌的脑洞试阅

一节摸鱼小课堂·花很漂亮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