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弦羲】吾儿叛逆伤透吾心 (上)

现代AU,一个有病的段子。
嘛你们非要说OOC我也没办法╮( ̄⊿ ̄)╭

1.

  祝羽弦追白永羲很久了,从大二开始,至今未遂。
  眼看两人即将毕业,祝羽弦愁得直叹气。
  不是说他不够用心,两人没成的主要原因,在白永羲身上。
  祝羽弦总是觉得,白永羲看他的眼神,就像慈父端详傻儿子。

2.

  这个猜测并非空穴来风,祝羽弦有实例为证。
  那天他拽白永羲出去,打算共同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路过市图书馆时白永羲说想进去看看,祝羽弦乖乖跟进去,看他拿起一本书走进自由阅览室,坐下专注地看了起来。
  祝羽弦知道白永羲爱看书,在这里一直待到闭馆也实属正常。但他的周末约会计划中还差“漫步在夕阳下的林荫道”和“星空下长椅谈心”没有实施,因此绝对不能放任白永羲在这里流连忘返。
  祝羽弦坐到白永羲身边抽走他手里的书,试图用眼神告诉他:适可而止吧。
  白永羲侧头看他,笑容温和又包容:“怎么了?”
  显然没有读懂他想表达什么。
  祝羽弦觉得很没劲,随手把书丢下就一个人坐到旁边去了。目光也故意错开,不再看白永羲。
  连这种默契都没有,看来他们果然做不成情侣。

3.

  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对父子,看上去年纪不超过五岁的小男孩在父亲怀里不安分地扭动着,忽然一把抢走父亲正在读的书,咯咯笑了起来。
  父亲摸了摸男孩的头,笑着问道:“宝贝怎么了?”
  祝羽弦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原来白永羲刚才那个宠溺的笑容,应该叫做“父亲的爱”。

4.

  白永羲今天只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就打算离开了,但祝羽弦却没有多么开心,也没有继续实行他的约会计划,而是准备直接回宿舍。
  一路上白永羲看了他几次,似乎想问一问他怎么了。毕竟白永羲少有空闲,祝羽弦每次拉他出来都是不到宵禁不回去,甚至想在外边开房过夜。两厢对比之下,他今天的状态就显得尤为反常。
  祝羽弦始终沉默,装作没注意到白永羲的欲言又止,脸上惯有的笑容也淡了。他回到宿舍后就径直甩上门,一头栽倒在床上,双眼放空,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白永羲看着那扇门在眼前合上,顿住了脚步。

5.

  现在的问题是这样,他追白永羲,但人家只是单纯地把他当儿子看。
  这个问题已经从性别鸿沟上升到了伦理道德,别说普通人无法接受,就连文化部,都是要封杀的。
  而祝羽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给了白永羲一种为人父的责任感。
  他决定去问个清楚。

6.

  祝羽弦思来想去,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为什么宛如我的老父亲?”
  “我不想当你儿子,我想当你老公。”
  “看不出你这么正经,竟然喜欢父子play。”

  该怎样自然地挑起话题才不会被白永羲打死,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7.

  祝羽弦越想越觉得心里苦,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云京大学的冬日足有零下二十多度,早起时宿舍还有一段时间供暖不太足。第二天一早祝羽弦睁开眼睛时人还没清醒,倒先打了个喷嚏。
  和衣倒下没盖被子就睡了一夜的结果是,他发烧了。
  揉着尚带水汽的眼睛,祝羽弦惆怅地想,就不能给为情所困的单身gay多一点温暖吗?

TBC.

不太想搞后续了,看反响吧。大家如果强烈反映想看后续的话,我说不定就……
这个脑洞真的是好有病啊,都怪前段时间跟别人总撞梗,撞得我很绝望,所以现在能拿出来的东西一个比一个有毒。此文一出,我的光辉形象全都毁成渣了( ´•̥̥̥ω•̥̥̥` )

没人回复24小时内删掉。让它自生自灭吧。

——————
你们……是要气死我啊(吐血),评论里清一色催更新好可爱,一个小心心都不给我比(指)这个世界没有爱了〒▽〒

评论 ( 16 )
热度 ( 40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