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霜笙霜】我要亲你啦.

*越千霜/祝若笙无差,总之是百合组。都是女孩子,能说谁比谁攻么。
好吧应该可以。
*灵感来源于某个段子。眼熟很正常。






  “笃笃”敲门声响起时,祝若笙正倚在窗边,手里闲闲握着一卷书。
  她闻声抬首,有些疑惑,还是放下书卷,起身拽开两扇门。
  看清外边那人时,祝若笙眼前一亮,脸上也带了笑意:“千霜?”
  一身轻软罗衣的女将军冲她绽开明媚的笑容:“阿笙,我来看你啦。”
  说着就张开双臂,环上祝若笙腰间,一头扎进她怀里:“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祝若笙抚着越千霜散开在后背的秀发,眸光柔和:“我也很想你。”

  参加过云端之战后,从四神祭台甫一下来,越千霜就匆匆换了衣裳,敲开祝家大门。祝若笙见她双颊略带红意,气息不匀,便知她定是一路急急赶来,特地来寻自己的。
  把人迎进门来,祝若笙领越千霜坐下,沏了盏茶:“你急什么,我好端端在这儿呆着又不会跑。”
  越千霜端起茶盏一口气喝干,又接过祝若笙递来的帕子拭了拭嘴角,才眨眨眼道:“可是晚上还有四大家族的宴会,我不快些赶来,哪里能有时间和你多呆上一会儿?”
  祝若笙没了话,不禁伸手去捏她的脸颊:“你……晚上宴会我也会同家主一起参加,总能见到的,不差这一时……”
  越千霜任她捏脸,委屈似的扁扁嘴:“可是晚上人好多,又吵又烦,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
  她吹一口气鼓起半边脸颊,待祝若笙实在捏不住只得松手后,才复又笑了一笑:“我只想和阿笙两个人呆着,不要别人,也用不着别人。”
  祝若笙在她身边坐下,对着越千霜这副仿若撒娇的样子再也没了脾气,只能妥协表态:“好好好,千霜的心意我知道了,不怪你,见到你我欢喜着呢。”
  又叹了口气,目光在她脸上一番流连:“只是半年不见,你怎么又瘦了。难不成是朝廷趁我不在,克扣了越家军的军粮?”
  “当然不是,祝军师人虽然不在,威名依旧震慑四方,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手脚。”越千霜恭维几句,又抱怨起来:“还不是最近见不到你,我日夜思念,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都是相思惹的祸啊。”
  祝若笙顺手拿起羽扇敲上她的头:“少贫了,我看是没人看着你就开始熬夜,饭也顾不得吃了。说,你这次为了参加云巅之战,花了几日不眠不休赶路,又熬了几夜画设计图?”
  越千霜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边眨眼一边目光躲闪:“我……忘记了,这种小事有什么好记的。”说着似乎自己也有了底气,邀功似的炫耀起了自己的英雄事迹:“阿笙你不知道,我在赶回来的路上遇见好多好玩的事。经过西边一个村寨时正巧他们在比武庆贺新春,我一时手痒就上去打了几场,呼,别说还真的蛮过瘾。可惜你不在,不然真想让你亲眼看看本将军的英姿;下山的时候还突然蹿出来好大一只白虎,威风凛凛的,看起来和我们越家的霜虎一样帅气啊,哈哈……不过它好乖呀,还蹲下来让我摸它的头呢……”
  年轻的将军说着自己一路上的见闻,说至激动处还忍不住伸出手,在空气中比划起来。祝若笙始终微笑着倾听,不时点头插上一句,总能换来女孩儿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个女孩儿不仅是她最好的朋友,更是云端帝国的护国大将军,越家军的大帅,是守卫西境一方安宁的战神。
  世人都赞她少年英武,守国定邦;可祝若笙却最喜欢看她说起自己喜欢事情时,投入专注的样子。
  那样神采飞扬,举世无双。

  祝家别院的花园中,两个女子并肩同行,说笑行走间,同样娇美可人。祝若笙在家中便换下青色云纹军师袍和纶巾,著一身青色长裙,挽就云髻;越千霜更是换上了久违的女孩儿家装扮,团起双燕髻,穿著锦绣散花裙,显出一种小女儿的活泼灵动来。
  越千霜难得有空暇,祝若笙听她兴致勃勃地说了半天后便拉她出来,带着她在这别院花园里走走,见识见识外边的大好风光。越千霜刚才一口气讲了太多话弄得嗓子都有些不舒服,此时便只得听着祝若笙讲,两个人慢慢地逛。
  一个侍从小跑过来,祝若笙停住脚步,越千霜跟着停住,颇为好奇地看着祝若笙从那人手里接过一叠书信,翻了翻,眉头微皱。
  “怎么了?”越千霜探头想要去看那些书信的内容,祝若笙扭头看她,神情稍缓,有点抱歉:“千霜,我可能没办法继续陪你了。洛川来了军报,战事紧张,我身为军师却独自回到云京已经是不合规矩了,所以这些事情必须及时处理好。”
  越千霜了然点头:“我知道,你从前就是这么认真,军报一定会按时看。身为将军,这种事情我当然能理解。”
  她笑笑,浑不在意似的摆摆手:“没关系的,你看军报,我陪你就是了。”
  于是两人转了一圈,再次回到祝若笙的小书房。祝军师坐在桌案后开始批示军务,越小姐百无聊赖地在书房里四处游逛,不时从架上拿一本书下来翻翻。可往往看了没一会儿就又塞回去,继续挑拣下一本。
  最后越千霜终于敲定一本书,一蹦一跳地抱着坐到桌子边,饶有兴致地开始翻看。可看了没一会儿就开始频频点头,脑袋越来越低,最后整张脸直接埋进书页里,一动不动了。
  等到祝若笙终于想起来看看她在做什么时,越小姐已经趴在书上,睡得口水微淌,洇湿了一小片桌面。
  祝若笙叹气,没忍心叫醒她,只是从怀里掏出手帕给她垫在下面,接一接口水。




  越千霜睡得很熟,她梦见第一次见到祝若笙。
  那时叔父还在,每天操练她正起劲,她正是年少不愿服输的时候,也就憋着一口气默默拼命。
  某天叔父忽然领来一个人,说是给她找的军师,让她认识一下。
  越千霜抬头一看,一身青色儒生打扮的祝若笙站在她面前,身长玉立,微微笑着,比她还要高。
  分明是一副越千霜最瞧不上的书生模样,可那一瞬间,她竟然悄悄红了脸颊。
  叔父介绍道:“这是南境祝家的子弟,智谋卓绝,年纪轻轻就名满云京。你向人家问个好。”
  越千霜深吸一口气:“祝小哥好!”
  祝若笙眉头微动,还没说什么就被叔父的一阵狂笑打断:“哈哈哈哈哈哈!越千霜你叫什么呢,人家是女孩儿!”
  哦。
  越千霜尴尬得恨不得以头抢地,一头撞晕过去。
  祝若笙向前一步,开口替她解围。声音清雅略低沉,好听得紧:“无妨,我名祝若笙,浮生若梦,吹彻玉笙。”
  越千霜也反应过来:“我叫越千霜,千山雪尽,鼓重霜寒。”
  叔父大步离去,留下空间给两人:“你们好好聊,我去看看他们今日训练做的怎样了。”
  两人对视片刻,忽然一笑。
  越千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呦,叔父刚才是笑岔气了吧,走路姿势都怪怪的。”她转头看向祝若笙,由衷地夸道:“你长的可真好看,又那么高,打扮也像个男子似的,认错了可不能怪我。”
  祝若笙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我比你大上几个月,自然长得高。”
  越千霜被噎了一下:“喂,以后你我就是搭档了,不对我好点?”
  祝若笙摸了摸她的头:“先叫声祝哥哥来听听看。”
  越千霜立马蹦到一边:“你休想!”
  祝若笙仍是那副笑眯眯的神情,轻摇羽扇,云淡风轻:“过来。”
  越千霜警惕起来:“干嘛?”
  “送你件见面礼。”
  “是什么……哎呀好痛,你敲我头干什么!”越千霜抱着脑袋躲开,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祝若笙收回羽扇,淡淡开口:“这一课是要告诉你,身在军营中,不论是小卒一个还是一军主帅,都不要随便得罪军师,否则绝对没有好下场。”
  “尤其是你这种小心眼的军师!”
  “不,你说的不完全正确。我不仅心眼小,而且还有能力收拾你。”祝若笙唇边的笑容扩大,越千霜不禁又向后退开几步。

    这人心眼也忒小了,偏偏脑筋还那么灵光,不能轻易得罪。
  越千霜对祝若笙的第一印象下了结论,盖章完毕。
  只是她却想不到,在往后的无数个日夜里,这个一身风流气度的女孩儿,会陪着她走过多少漠漠狼烟,看过多少荒凉烽火。有过辛酸泪水,亦有无悔陪伴。

  越千霜咂咂嘴,在梦中露出一个餮足的笑容。




  天色渐晚,外面有人来敲门,提醒两人该用晚饭了。
  祝若笙应了,蓦地想起今晚四大家族的晚宴。再一看时辰,连忙去摇越千霜:“千霜醒醒!千霜!快醒醒!”
  越千霜抬起头,抓起帕子擦了擦脸上口水,迷迷糊糊地问道:“怎么了?阿笙……你别晃我了,头晕。”
  祝若笙拍拍她睡得红扑扑的脸颊:“家族晚宴要开始了!可你现在连衣服都还没换!”
  “哦……啊!!!现在什么时辰了!”
  “还有一个时辰呢,别太着急……千霜你慢点,别摔倒了!”
  “哎呀!痛痛痛……”
  “你跑那么急做什么,竟然能踩到裙角把自己绊倒……膝盖有点红,还好没擦破皮。我去找点跌打药水,你先去换衣服吧。”
  “阿笙……”
  “乖啦。我马上就回来,等着。”
  “嗯!”
 
  折腾了半天,在祝若笙及府上一干侍女的帮助下,越千霜终于换上了一身还算正式的衣服。祝若笙也简单换了身衣服,收拾好一身行头,准备陪着越千霜上马车。
  至于原本的祝羽弦,不好意思,祝家主身边人那么多,出席宴会还不缺这她一个。
  路过庭院时,祝若笙脚下一顿,径自向院中海棠树走去。越千霜望着她摘下一朵娇艳红花擎在手中,缓缓而来,走到自己身边。
  祝若笙将花插进越千霜鬓发中,固定好后打量一番,满意一笑:“这样好多了,你平日不爱戴什么发饰,显得太素了。这花很衬你。”
  越千霜微微勾起唇角,安静娴雅:“真的很好看吗?”
  “嗯。很好看。”

  临上马车时,越千霜“哎呀”一声,祝若笙忙问怎么了,她摸摸嘴角,有点不好意思:“我忘记涂口脂了。”
  祝若笙气得想去敲她的头,但还是忍住了,领着越千霜到一株夜合欢下站好:“……在这儿等着。”说着就要转身回去。
  越千霜扯住祝若笙的衣袖,头顶的花枝阴影覆在她脸上,笑容也显得有些神秘:“不必了,我有个更好的法子。”
  “什么?”
  越千霜凑近祝若笙的脸庞,在姣好菱唇上研磨一番,许久才分开,后退一步笑嘻嘻道:“好啦。”
  她用指尖在唇瓣上碾了碾,得意洋洋地冲着祝若笙吐舌头:“我是不是很聪明?”

  祝若笙的睫毛颤了颤,脸颊迅速烧红一片。她愣愣地盯着空气,好半天没说话,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越千霜有点慌了,她小心翼翼地去抚摸祝若笙的脸,又像被烫到似的收回来:“阿笙……你别生气……我,刚才我也不知怎么了……就,就是特别想亲亲你……”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道:“真的对不起……你别生气好不好,我……”
  祝若笙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她唇上:“安静。”
  越千霜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攥着的可怜荷包差点被扯烂。

  祝若笙抬头,月色从树冠的缝隙中流泻下来。合欢花的香气幽幽弥散开来,清风吹过树杪,花瓣簌簌飘落,落在两人的鬓发和衣襟上。
  “你听,这是祝羽弦在吹箫。”
  越千霜隐约听见,微风送来了一阵乐声。婉转低回,悠远萦长,曲调中仿佛蕴藏了百般情意,却又无限风流。
  “这支曲子,只吹给心上人听。”
  祝若笙轻轻笑起来:“看来他等到想要等的人了,真好。”
  说完,她看向满心忐忑的越千霜,唇边弧度扩大:“过来。”
  越千霜看着她,双手颤抖,竟然罕见地想要退缩。
  祝若笙温柔地唤她:“我送你件礼物吧。”

  越千霜默然半晌,脚下终于迈开步子,缓慢却坚定地向她走来,停在她面前极近的地方:“……阿笙。”
  祝若笙伸出手拨开她额上碎发,凑上去轻轻一吻。
  “好了,这次就不逗你了。”






完.



 

题外话:

终于写这两个姑娘的故事啦,被游戏文案萌得打滚,就算是友情,这两位也实在是太可爱了(*>︶<*)
女孩子们的友情可能是大同小异吧,设计情节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的闺蜜们,干脆以她们为原型写故事,所以这篇文写得真的蛮开心~
希望看到这个故事的大家,也会喜欢这两个女孩儿(´・︶・`)

ps:梗源对话如下(看完不要打我)
“马上要上台了,可我还没擦口红,怎么办啊啊啊啊!”
“没关系,找个涂了口红的小姐姐,亲上去,你就也有口红啦~”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