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弦羲】本王在做梦(壹)

全员性转注意。或许有其他cp。
原作背景,大概是欢脱向。
祝羽弦×白永羲

一.

  祝羽弦有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晕血。
  这个秘密被他隐藏的极好,多年来无人猜破。因此天下人皆知祝家主手段过人,心思深沉,却从未在他手下见过血。
  可今天,祝羽弦觉得,他的秘密大概再也瞒不住了。

  祝羽弦回神,发觉自己正在蹲着上厕所。
  他举目四望,确定这熟悉的地方确是自己府上的净房无误。可自己……他低头提起裤子,被白绸绢上的大片血迹晃得一阵眼晕。
  这是怎么回事?祝羽弦系好衣带,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完了。这下秘密保不住了。
  四神之战在即,祝府上心怀叵测的人也格外多。他的秘密如果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支撑不住,晕过去前,祝羽弦如是想到。

  再次醒来时,祝若笙正在他床边守着,眼角发红,估计不是为了他、哭成这样的。
  果不其然,见他睁眼,祝若笙第一句话就是:“你醒了?”
  接着递过来一碗漆黑冒气的汤药:“喝光它,起来处理家族事务。”
  祝羽弦坐起来,使劲摇头:“我不喝。”
  说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你歇着吧,既然是我惹出来的麻烦,就该由我亲自解决。”
  祝若笙一只手就将他按了回去,眉头一挑,有些惊讶:“急什么,不想喝药也不用这样。”说着把药碗又向前递了递,“只是姜汤加红糖而已,你怕什么?”
  祝羽弦被这丫头轻易按下,有点愕然,但是他更在意的是下面那句话:“你说这碗里是……”
  祝若笙看他的眼神愈发惊诧了:“当然是给你安神祛痛的,难不成我会给你煎毒药吗?”
  祝羽弦沉默下来。
  他粗通药理,当然知道这红糖,是做什么用的。
  他福至心灵地抬手按上胸膛,果不其然,摸到了本不应存在的、两团异常柔软的胸肌。
  或者称之为胸部更恰当一点。
  祝若笙已经坐回椅子上,继续翻她的书了:“姐姐,身为家主,即使是身在特殊时期也是不能偷懒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喝药,快些起来吧。”
  祝羽弦呆坐在原处,用了相当长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他似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个女人。

二.

  这个变故实在太匪夷所思,让祝羽弦愣了足有半天。
  在祝若笙忍不住过来揪他之前,他猛地坐起来,嘶声道:“祝若笙,你可知道,我晕血?”
  就算是换了性别换了身子,他也还是很在意这个问题。
  祝若笙也愣了:“你晕血?”
  她蹭地一下站起来,语调都不由拔高:“你什么时候开始晕血了?上次家族内部叛乱时,你正在和长老们议事,闻信当即就抄起厅前梨花木扶手椅以一敌十,把那些个叛徒砸得血肉模糊……”
  祝羽弦想象了一下那场面,心脏抽搐。
  祝若笙转身,目光灼灼:“……现在突然跟我说你晕血,嗯?”
  祝羽弦头皮一紧:“呃,这……”
  祝若笙盯着他,一步步逼近:“你以为我会信?”
  祝羽弦的学识才智在此刻都没能救他:“我只是……”
  祝若笙踱到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行了,你想什么我还不清楚么。不就是担心自己平日作风彪悍,没人肯要,因此编出个晕血的名头,好时不时装个娇弱,嗯?”

  祝羽弦:“?”

  祝若笙:“哈别装了,你马上就要到二十岁生日了,眼看着还没人来提亲,而且连个暧昧对象也没有,不得已才……”
  祝羽弦打断她:“好好好,就当我是装出来的。以后在我面前不许见血,懂?”
  祝若笙摇了摇羽扇,一派高深莫测:“让我说你什么好,唉……你看白家的白永羲,人家比你还要大上几个月,也没像你似的成日担心嫁不出去,照样活得优雅端庄,气定神闲。”
  “你怎么就不能向人家学学,嗯?”
  祝羽弦茫然地眨眨眼:“……你刚才说谁?”

  “白家家主,白永羲!”
  “嫁……嫁人?”
  “你以为呢?四大家族里面只有你和白永羲是女子,是从小玩到大的手帕交。虽然人家对你不太积极,可哪次不是你主动贴着人家往上凑……”
  祝若笙还在说他和白永羲的交情往事,可祝羽弦已经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中。
  他盯着祝若笙投在床上的阴影,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祝若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
  祝羽弦的视线继续上移,从羽扇帛带一路望到青色衿口。
  咦,有喉结诶。
  ……
  这说明什么?
  ……

三.

  捏着鼻子喝完那碗黑漆漆的汤药,祝羽弦就一头扎进书房,迫不及待地开始翻看云端大事记。
  泡在书房里整整一个下午,直到祝若笙带着人来砸门催他去用晚饭,祝羽弦才揉揉眼睛,不舍地放下书卷。
  这个世界与他原来所在的世界并无太大分别,只是他所了解的人物们,性别都调了个。
  譬如现今云端四大家族的家主们,越千霜和冥水鸢变成了男子,而他自己和白永羲则变成了女子。外加祝家还有一个变成男子的祝若笙。
  但是说真的,单看外表和声音,谁会想到这家伙竟然变性了啊!
  祝羽弦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期待看到白锦锦和钟离梓的场景。
  百般疼宠的妹妹变成了弟弟,啧,不知道这个白永羲会不会随之变成弟控。

  揽镜自照时,祝羽弦对自己如今这副面容尚算满意。与他原先风流倜傥的面孔不同,这张脸庞因着性别缘故,轮廓分外柔美,不笑亦显多情,怎么看也不像是嫁不出去的样子。
  不过身为祝家家主,自己嫁不嫁得出去,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吧?
  正出神之际,祝若笙又拿着羽扇来敲他的头了:“姐姐,四神之战在即,你单是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也拿不出设计啊!”
  祝羽弦回头,微微一笑:“急什么,我参加云巅之战时,哪一次准备不足?”
  他倏然起身,负手而立,十分胸有成竹:“此次的设计我已有想法了,你无需操心。”
  微风扬起衣摆,远处箫声隐隐,祝羽弦立于晴天朗日下,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执掌乾坤、永远从容不迫的祝家主:“既然是万人瞩目,各方聚焦,那就让不妨他们看看,我祝家的实力,足以问鼎云巅!”
  祝若笙的动作顿住,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来:“姐姐好志气,这话听得我都有些动容了呢。”
  “也罢,只要你安分准备,不再成天想着什么嫁娶之事,我自然相信你的实力。”
  祝羽弦:“……”
  这姑娘之前都做了些什么呀,搞得祝若笙都没了脾气。简直不敢细想。

  当祝羽弦待在书房里潜心准备云巅之战的设计图时,白家幽闭院中,白永羲悠悠醒转。
  他拨开盖了满脸的长发,从桌案上抬起头提笔欲写时,忽然停住,任饱蘸浓墨的毛笔跌落在云宣上。
  白永羲盯着自己这双柔荑,举到眼前仔细看了半晌,又从等身镜里将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一通后,终于长叹一口气。
  “这就是没有及时给锦锦买苹果秋冬新款的报应吗……我真是罪有应得。”
  继祝公子后,某妹控白也穿越到了这个颠倒的世界,并且很快地接受了现实。
  当然,在白家主见到他的宝贝弟弟后,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未完待续.

坑挖的有些大,不知何时能填完(躺)效果跟我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祝若笙戏份有点多,错在我,下章一定让大白确立正宫地位。

评论 ( 17 )
热度 ( 66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