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齐蹇】潇湘逢故人.

原剧背景,有原创人物,剧情有改动。篇幅略长,私设多如山。
你们最喜欢的正经古风,能保证是HE,但不保证更新频率。坑多,任性,人还懒。

以上。
食用愉快❤

一.欧阳

  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时,齐之侃用力地捏了捏眉心。
  头痛欲裂。
  更让人恼火的是,他甚至完全不记得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

  他翻身下床站在地上,稍微舒活了一下筋骨,浑身关窍便抱怨似的一阵噼啪作响——看来身体倒也还算强健,不曾荒废了武艺。
  只是不知为何……齐之侃环顾室内熟悉的陈设,走到房间正中木桌边,二指在上面轻轻一抹。
  这房间似乎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清理过了。齐之侃定定地望着自己的手,并指一捻,指尖上的一层浮灰簌簌飘落。
  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些什么。
  抚上脖颈处,一道狰狞疤痕于领口若隐若现。
  ……故人?

  在院中打过一套拳,又舞了三式剑,齐之侃随意搁下兵刃,就在石桌边坐下。
  时序素商,木叶纷黄,他独自坐在渐紧秋风中,沾染了满身萧索,心头疑阙丛生。
  一阵沙沙声响起,似是有人踩着枯叶而来。齐之侃循声望去,惊得自石椅上跳了起来:“师父!”
  来人是个老者,模样装束皆寻常,此时大踏步地走进来,看上去身体倒是健朗。他放下肩上一只背篓,闻言便嘴角上扬,老态纵横的脸上微微一笑:“乖徒儿,好久不见了。”
  齐之侃忙迎他过来桌边坐下,又沏了杯白水递上:“您当日不是说过,若无大事便在外游历,再不回来?怎么突然……”
  老者笑着应道:“是啊,只是我若再不回来瞧瞧,怕是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齐之侃心下一凛,再开口时,语气不由急切了几分:“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今日睁眼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凭空失了段记忆,正烦恼没人来解惑,师父便回来了。这其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到底又是什么缘故……还望师父告知。”
  老者灌下一杯水,方才慢悠悠开口:“不急,此事说来话长。你且去屋里替我取件东西来,我再同你细说。”
  齐之侃只能应了,听了老者要的是什么东西后便转身进去寻,心下已转过几般思量。

  他在藤木架上翻找时,忽然碰着了件什么,从上边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打开看时,不大的木盒里,静静躺着块莹润的白玉佩。其上有白虎纹,触手生温,质地绝好。一看便不似他能拥有之物。
  这玉佩又是哪里来的?
  齐之侃拧紧了眉,手掌不自觉用力使劲捏住。
  而搁在一旁半开的长匣,其中却隐隐有龙吟雷震声作响。

  一片枯叶悠悠飘落,碰着剑刃时,寒光一闪间就被一切为二。
  欧阳子笑着看了齐之侃一眼,放下手中剑:“不错,的确是把神兵利刃。”
  齐之侃站在一旁,盯着平放在石桌上的那把剑——正如师父所言,此剑入手沉稳,锋刃寒气慑人。他方才从木匣中取出时,只一观便不由心惊,暗想该是何人才能铸出这般绝世兵刃。
  他望向老者,蹙紧眉头:“这便是师父曾提过,即使走遍天下也要铸得的宝剑?”
  欧阳子摇头:“铸出此剑的不是我,而是徒儿你自己啊。”
  齐之侃瞪大了双眼:“我?”

  他怎么也想不到,此剑,竟然是自己所铸。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放眼各国,能铸出这样兵器的,也只有他师父一人。

  欧阳子,乃是名满天下的铸剑师,亦是将齐之侃抚养成人的师父。多年前抱回了孤苦无依的婴儿,直到今日仍在为不让人省心的徒儿操劳。
  据他自己说,照顾齐之侃起初是受人所托,不过后来逐渐发现这孩子聪慧狡黠,便打算收作衣钵传人,专心培养。

  欧阳子大力拍上齐之侃的肩膀,哈哈一笑:“怎么,不敢相信?也不看你师父我是什么人。得我亲自教导这么多年,再没点出息,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说着他又虚点剑身,似是忌惮剑刃锋锐而不便直接触碰:“此剑以天外陨铁锻造,又花费你一年时间,择了阳气极重的吉日开炉亮刃。倾注了这些心思,又岂有不成之理?”
  “何况如果此剑铸不成,徒儿你……大约也是要饮恨终身的。”
  欧阳子絮絮地说着这剑的前世今生,齐之侃听了,仍觉疑惑。
  神兵应有用武之地,择一位良主,方不负铸剑师一番心血。正如师父,毕生心愿便是铸一把名比龙泉太阿的绝世好剑,万世留名。可他只是一介山野之人,又不打算入世,为何要费尽心思铸这样一把剑?
  而且关于他为何凭空失了段记忆这件事,看来师父还是不打算轻易交代了……齐之侃一边思索一边打量那把剑,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极陌生的情绪。
  似狂喜,又似悲怅,仿佛此剑已陪伴他度过了许多个日夜,从饮血沙场到末路穷途。
  一阵尖锐的疼痛突兀袭来,齐之侃眼前霎时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眼前最后闪过的画面,是刺目日光下,这把剑仰面跌在黄沙里。而剑刃上殷红的血,正顺着剑身纹路,一滴滴淌下来,砸进尘土中。

  远处似有歌声遥遥传来,曲调苍凉哀婉,不甚清晰。
  唱的是今日与子同袍,为棣棠;将军不死战场,死朝堂。

未完待续.

终于补完第一章了,好了大家可以安心看了。
还有一个原创人物,大家不妨猜猜看会是什么身份。接下来的展开仍旧比较艰难,而且会大幅改剧情,为了HE不择手段。
很久不写古风,感觉文风稍微有点奇怪……大家看出来哪里有什么问题请务必告诉我啊!
依旧更新不定,明天又开学了,简直想死(躺)。

评论 ( 6 )
热度 ( 36 )
  1. 草丛中的红烧鱼宛然当时 转载了此文字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