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露普】寂寞中的敲门声.


失踪人口诈尸,短篇一发完。非国设现代普通人设定,有年龄差。
梗源语文阅读题,在写作业的间隙里摸了把鱼,所以并不想再修细节(更不想搞后续),大家凑合看。
大概是失恋又失意的露遇见了小太阳普,就此坠入爱河(大概)又重新相信爱情的故事,或许也可以看成一对双向暗恋的别扭人。以及这个故事还告诉了我们,找男友需谨慎,当作家没前途。
顺便欢迎捉虫,欢迎吐槽。

以上。
食用愉快。

  今年的冬季来的格外早,悄悄地踩上了深秋的尾巴,雪也将要来了。
  伊万躺在宽大舒适的扶手椅上,他的手提电脑就搁在旁边,轻微地嗡嗡作响。烟灰缸里面尚未掐灭的烟头一星一闪地燃着,他呼吸时的白色雾气从裹得严严实实的长围巾和厚实的大衣下面,一丝一缕地飘出来。
  屋子里没有开空调,一片寂静。阴沉的自然光线从窗外落进来,照亮了地板上一层薄薄的灰尘。他高大的身躯就这样蜷缩在软垫里,显得有点可怜——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大概是睡着了。
  伊万忽然打了个喷嚏,在一阵战栗中醒来,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也是黯淡无光。他又缩了缩脖子,脸上显出一种疲惫不堪的神色,平日里时常挂在嘴边的笑容也不见了,整个人像是在键盘上连续敲击了几十个小时一样,毫无生气地瘫坐在这里。
  不过这次的情况可比这更糟。他在心里想着,目光落在空气中,头脑一片清明。没用的,现在就算我肯连夜赶稿,人家也不会收啦。
  果然爱情都是不靠谱的东西,伊万自嘲地想。

  一星期前他收到了一封律师函,发函人署名是一位新生代作家。他被人告上了法庭,罪名是抄袭,种种证据罗列的非常齐全。
  同时随信寄来的还有一份报纸,那位作家新书签售会的新闻报道占了最显眼的大半版面,明晃晃地昭示着炫耀的意味。
  半个月前他的前男友卷了他的新书手稿不告而别,伊万试图再联系他时才发现不对劲,而这一切都在这封律师函的面前得到了解释——照片上这个得意洋洋的家伙是他学生时代的老朋友了,他们一同走上了写作这条道路,但是对方显然混的并不如他——噢看来现在应该颠倒过来了,不论从哪方面看,自己才是潦倒的那一个。
  抄袭丑闻被爆出后他的事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所有的新书合同都被中止了,他的文字一钱不名。曾经摆在各大书店的图书也纷纷下架,昔日销售火热的畅销书如今无人问津,天才作家伊万现在变成了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对象。
  他不是没有想过澄清事情的真相,但是——好吧,别开玩笑了,如果再被坐实他是个该死的同性恋的话,那他的写作生涯就彻底全完了。
  他曾经拥有面包和爱情,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弃他而去了。

  忽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门铃声,其中还混合着急促的敲门声,伊万猛地从纷杂的回忆中清醒过来。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缓慢地撑着身子坐起来,然后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大门走去。
  会是谁呢?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在这种时候来到他的家门口,来拜访他?伊万在脑海中排除掉了一个个的人选,一边叹气一边否定,不是,这些都不是。
  最后,在他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时,灵光一闪间,他终于想起了一个人——
  大门被一下子打开,一大束灿烂的向日葵涌到了伊万的面前,差点戳到他的下巴。
  一个毛绒绒的白色脑袋从花束旁边探出头来,鲜红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他:“您好,布拉金斯基先生。您订的花送到了。”
  伊万后退一步,眼睛里泛起了一起薄薄的雾气,不过不太明显:“你搞错了,”他开口否认道,声音带着许久不曾发声后的沙哑,“我没有订过花。”
  白毛的年轻人却不依不饶地把花塞进他的怀里,嘴角一咧,露出一个异常骄傲的笑容来:“你当然订过,这是本大爷送你的,就像以前一样。”
  伊万报以同样真诚的微笑:“非常感谢,基尔。”说着他侧身让年轻人进来,并关上了大门,“你先坐,我去准备茶。”
  基尔伯特四面打量着房间内的情况,很快地皱起了眉,但是没有说什么:“……好的,我那杯不要加糖和牛奶。”
  伊万在厨房里翻找了半天,才拿出很久都没有使用过的热水壶和红茶砖,准备泡茶。那一大束金灿灿的花朵被他搁在了外面的茶几上,而沙发上正坐着那位不请自来的客人——他轻轻地笑了一下,在他看来,这可是个彻彻底底的褒义词。

  基尔伯特是他在一家花店认识的书迷,两人相识于一次偶然。那天他正要去约会,就随意地在一家花店旁停了车,打算买一束花送给他的小男友。因为要买向日葵的人不太常见,而他的外貌又十分地惹人注目,所以当伊万挑挑拣拣,最后在一张心形的卡片上写道“给我最亲爱的甜心”时,他感受到了一束炽热的视线落在后背上。
  他回头,基尔伯特怀抱着一束花,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呼吸有点急促。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他礼貌性地询问道,心里其实不太高兴。这样毫无遮拦地盯着别人实在是太失礼了。
  基尔伯特几步跑过来握住他的手掌,脸颊红红地仰起头望着他:“请问您是伊万先生吗?我是您的书迷,能够在这里遇见您真的是太好了!”
  伊万被人死死地拉住了手,这种皮肤接触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但是他看着眼前这个人热切的眼眸,感受到了他真诚的喜爱后,就再也没有办法甩开他了。
  尽管后来他因为这件突发事件而约会迟到,被男友甩了冷脸,而自己用心挑选的向日葵也被随手扔进了垃圾桶,但伊万与基尔伯特之间的关系还是迅速升温,逐渐熟络起来。
  每次伊万来到花店时,基尔伯特总是会耐心地陪他挑选花,然后在愉快的交谈中为他包扎好,微笑着递给他;偶尔在花店的生意不是那么忙碌的情况下,他们还会在旁边的小公园里散步,一起聊聊天。和基尔伯特在一起的时光总是令人愉悦的,他真诚坦率,并且懂得聊天技巧,从不会主动窥探他人的隐私。只是偶尔他也会抱怨道,伊万你也不请我去你家坐坐吗,我们已经是这么要好的朋友了。
  那时候伊万笑了笑,回答道我家里很乱,因为我平时很懒啊,不太好邀请朋友去做客。基尔伯特也就不再提起,而是幸灾乐祸地笑道“没想到你居然私下是这样的人”,然后就进行下一个话题。
  伊万侧头看着侃侃而谈的基尔伯特,拨弄了一下围巾,还是把想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我还能怎么拒绝你呢,你这么热情又耀眼,让我那么喜欢。
  现在这样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靠近一些的话,我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我不想伤害你,我还蛮喜欢你呢。

  端着两杯茶出来时,伊万一眼就看见了那束向日葵。它现在被放在了房间一角的硕大落地花瓶里,柔嫩的花瓣舒展着,在满室的阴暗中肆意地绽放。
  基尔伯特正忙着收拾房间,厚重的窗帘已经被拉开了,他蹲下身子一点点捡起散落满地的草稿纸和书籍,一边整理一边嫌弃地捏住鼻子:“天啊伊万,你究竟是有多久没有收拾过房间了。这房子里的灰尘都快把人淹没了!”
  伊万把他拽起来,接过他手里的一摞纸张放到一旁,然后拉着他一起坐到了沙发上:“就放在那吧基尔,反正现在也没有人会理会它们落灰了没有,没有人。”他看着基尔伯特瞬间亮起来的眸子,用无所谓的口吻又重复了一遍:“谁还在乎呢。”
  基尔伯特把茶杯放下,蹭地站起来:“你不能这样,振作起来伊万!你不用在意那些谣言,因为那些都是假的!”他用力地握住伊万的手,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紧张又激动地盯着他的眼睛:“你……不能这样过下去,你不能这样浪费你的才华!你应该反击,让他们看看,你是不会被轻易击垮的!”
  伊万只是轻轻地拨开了他的手,反问道:“为什么这样笃定呢,如果那些是事实,如果我的确是个卑鄙之人呢?”
  基尔伯特愣了片刻,忽然抬手一下敲在他的额头上:“你说什么呢!本大爷认识你这么久难道还看不出你是个什么人吗,你当然是被冤枉的!”他又坐回了沙发上,端起茶杯继续分析道:“……这次的事情你不肯澄清的话我也不问会原因,一定是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但是不论怎样,你都绝对不能就这样放弃。”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伊万的双眼,安抚似的望着那双不再闪烁的眼眸:“你还这么年轻,你还拥有那么多的才华,你为什么要放弃自己呢?如果就这样认输的话,你也就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伊万了!”
  伊万沉默下来,微垂着头坐在对面,半晌没有出声。

  基尔伯特捧着温热的茶杯坐着,心里忐忑不安。刚才那一通话他毫无准备地就说了出来,也没有经过考虑,现在想想真是……他也低下头不敢看向对方,只能无措地摩挲着茶杯光滑的外壁,同时觉得无比懊恼。
  看来,这次自己恐怕再也没办法保持自己在伊万心目中的良好形象了。
  自从一次花店的偶遇后,他就买下了那家店开始守株待兔,借机跟伊万拉进关系。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他成功地和对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还远不到他希望的程度,但是也让他十分满足。
  但变故来的猝不及防,丑闻的爆出使一夕之间伊万就被众人所厌弃,他也失去了和伊万的联系。经过好几天的调查他终于找到了伊万家的所在地,就连忙赶了过来。当然来时也不忘捎上一束花,为自己这次的登门拜访找个小借口。
  但是真正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也严重的多啊……基尔伯特扫了一眼他们脚边的地板,上面积了一层的灰尘,明显是很久不曾收拾过的颓废模样。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也是这段时间没有访客的证明。
  而且一个人如果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的话,那么就算别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只有自己真正想要重新振作起来,才有可能说动他。
  基尔伯特在心里酝酿了一番感情后,才重新抬头看向伊万,准备再说些什么来缓解现在的情况。不过他回过神时才发现沙发上不见了人影,四处寻找时伊万已经站在了房间角落,看着那束花面带思索。
  基尔伯特站起来:“你在干什么?”
  伊万头也不抬地盯着那些美丽的花朵:“唉,好可惜。看来这些花很快就会死掉的,没办法养很长时间。”
  基尔伯特走到他身边,扯了扯他厚实的大衣,转身开了空调:“穿这么多你是熊吗……摘下来的花朵总是不能活的很久,这是常识吧。”
  “那改天基尔给我带一些可以活的更久的向日葵吧,我想把它们种在院子里。”伊万转过头,冲着基尔伯特微微一笑。
  基尔伯特点头:“好啊……喂我们现在该关心不是花吧,本大爷特地跑过来可不是为了陪你聊怎么种花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基尔别忘了哦。”伊万却没有理会他,而是拉着他一路走到大门前,然后打开门,笑眯眯地把他请了出去,“一定不要忘记啊!”
  怔愣地看着大门在眼前被关上,想着自己就这么被莫名其妙地丢了出来,基尔伯特愤愤地一脚踹在一旁的铁质信箱上:“担心他还想要来看他的本大爷真是蠢透了!”
  大门忽然又被打开了,伊万笑眯眯地脸庞又出现在门后。基尔伯特吓得脚下不稳差点摔倒,眼神心虚地看向一边:“还有什么事吗?本大爷可不记得有忘记什么东西。”
  伊万递过来一个花花绿绿的东西,仿佛没有听到刚才那震天的响动:“我折了一只纸鹤,送给基尔吧,感谢基尔今天来看望我。”
  基尔伯特接过那只小东西,咔哒一声门响,伊万的脸又消失在了门后。
  他仔细地看了看,发现这根本就是用一张商品宣传单随手叠好的,看样子还是自己刚刚进去时顺手拿去的,简直一点诚意也没有。
  不过看他现在还有心思操心自己的花园,看样子应该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了。
  基尔伯特在原地发了会儿呆,哼了一声,还是把纸鹤小心地收起来,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躲在窗帘后面的伊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
  啊呀,这样的基尔也好可爱❤

  于是第二天一早,当伊万再次听到门铃声响起时,急匆匆地跑过去开门,看到的就是一幅这样的场景——
  基尔伯特怀抱着一捧高大的向日葵,费劲地保持着自己的平衡。那些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花”的成年植物晃晃悠悠地摇晃着,饱满的圆形花盘沉甸甸地垂落下来,比他整个人都要高。
  “基尔是从哪里搞到这种花的?它们看起来真的超级可爱!”
  “还不过来帮我一把你这笨蛋!本大爷快要站不住了!!!”
  “原来基尔也会有要我帮忙的时候啊……”
  “少说废话了还不快点……”
  接着是一阵巨响,忙着打闹的两个人终于都没能站稳,一起摔在了雪地上。
  而金黄色的花朵横在他们之间,灿烂地绽放着,像是生活中久违的太阳。

END.

※梗源 冯骥才《雕花烟斗》选段,的确是我做过的一道小说阅读题,只是根据开头得到了灵感,如果造成侵权的话非常抱歉。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