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方士谦中心】三次重生 (一)

粮食向,方士谦中心,又名方神成长史。
从小方写到方神,因为官c太少所以几乎全是私设。

是个连载,cp倾向是方王

祝方士谦生日快乐,今年十九明年十八!





或许你不会相信,
如今的神,也曾是个平凡少年。

一.

  两个男孩并肩走在林荫路上,夕阳西沉,他们脚下踩着的枯黄梧桐叶片泛起柔软轻响。
  “我就要和妈妈一起去南方了,以后想要再见面,会很难吧。”其中一个男孩抬头望天,有一只落单的雁自暖色霞光中掠过,“真是舍不得啊。”
  说着他忽地一笑,扭头看向身边另一个男孩:“所以我们互相留一下电话号码吧,这样以后还可以再联系啊。”
  在那个网络还未完全普及的年代里,两个小孩子之间,相互联系的最佳方式也就只有打电话了。被同伴热切注视着,那个男孩的神情仍是淡淡的。他点点头,回道:“好啊。”

  好啊。

  后来在家中的座机电话上,看到昔日同学发来的一条联系短信时,方士谦把内容仔细看过几遍,就删掉了它。

  骗子。他的心里有个声音指责道,明明答应过人家的,你为什么要反悔?

  方士谦沉默。
  尚还年轻的男孩想,反悔又怎么样?我做什么事情从来只看心情,根本不需要理由。

  后来他假装忘记这件事,不再想起那个曾经的朋友。只是偶尔,那条短信还会在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黯淡暮色里,只影孤鸿自天边慢慢飞过。

  你是个没有朋友的人。那个声音再度出现,十分笃定,时不时就会刺他一下。

  后来的日子里,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之后,愈发成熟的方士谦再也不会被这个问题困扰了。
  没有朋友又怎样,难道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我的朋友吗?况且就算我没有朋友,也会过的很好。

  而且,谁说我没有朋友的?彼时已经功成名就的治疗之神看着他的冠军队友们,掏出了手机,拍下一张照片,将手捧奖杯的人们定格在这一瞬间。
   感谢荣耀,感谢你们。

  荣耀正风靡全国时,方士谦对于网络还抱有相当大的新鲜感。
  这款网游吸引了无数年轻人,方士谦家里刚刚安装完电脑,正是对网络新鲜之时。荣耀宣传广告做的铺天盖地,稍作犹豫后,他也去买了一张账号卡,投身于这个游戏中。
  因为有之前几个网游积累的经验,方士谦在荣耀开荒的过程还算顺利。“防风”是他惯用的ID,而职业……
  初入网游时,方士谦每换一个游戏就换一种职业,玩过的职业五花八门,不过归纳下来,好像只有一类职业他还没有尝试过。

  “我想转职成为守护天使。”防风站在圣职系协会内,对着转职引导人说道。
  身穿洁白长袍的慈祥老者微笑着举起手中的十字架,一阵白光过后,防风就变成了一个守护天使。方士谦点开自己的技能面板,饶有兴趣地逐一查看。

  对于治疗系职业,方士谦还是首次尝试,但他对这个职业也不是完全不了解。游戏中一奶难求、神奶更加少见的普遍现象,他还是知道的。不过也正是这种情况,激起了他的斗志。
  这个时候,转职成治疗的少年想法十分简单:输出多如狗,菜B满地走。治疗不如DPS酷炫又怎样?只要我玩的好,照样能让他们跪下喊爸爸。

  于是方士谦开始勤勤恳恳地研究起守护天使的玩法,抱着高涨的热情在荣耀第一区里独自跑来跑去。轰动全服的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约战时,方士谦坐在空荡荡的圣职者协会里研究牧师的技能加点;各大公会忙着抢各类首杀时,他在官网浏览同类职业的操作视频,手里玩着16倍速打地鼠;情人节别人都在满世界呼唤自己的另一半,他却苦恼没有技术好的输出能带他做特殊任务刷奖励——大家都去陪自己的心上人了。
  游戏中的星空十分美丽,无数星辰缀在天幕上流光溢彩。而在一处寂静的山坡下,防风大咧咧地坐在草丛上,望天发呆。
  没错,方士谦是在挂机。此时此刻,他想,干脆随便抓一个路人来做任务算了,反正不论队友实力如何,他都有信心奶回来。
  一阵夜风吹过,视野中忽然有星星点点发光的微尘随风散开。方士谦转动视角,一名魔道学者正坐着扫把漂浮在半空中——那些飘散的星尘来自他微微颤动的扫把尾部——似乎是在看着他。
  对方的头顶浮起一个文字泡:“一起做情人节任务吗?我也是一个人。”
  方士谦起身,然后他看清了对方的ID:
  王不留行。

  这么嚣张孤僻的名字,对方的技术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方士谦稍作思索,痛快答应下来:“好啊。”
 

  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做完情人节连环任务的方士谦双手离开键盘,大大抻了个懒腰,活动着酸痛的脖颈。一个好友申请忽然跳出来,是王不留行。
  方士谦自打进入网游以来,自诩阅人无数,眼光毒辣,但今天他可的的确确看走眼了——这个王不留行的操作者和ID简直是两个极端,不仅性格好,半点没脾气,而且技术也极其普通,基本毫无亮点。不过好在这人的操作很稳健,几乎没有出现失误,也让方士谦这个奶的压力小了很多。两人就这样一路平稳推进,拿下了整个任务。
  方士谦通过了对方的申请,对话框里紧接着又跳出来一行字:“年轻人操作很不错啊,这次多谢了。”
  方士谦回道:“没什么,你的操作也很扎实。”
  对方发了一个笑脸:“夸奖我就收下了,无以为报,那就祝你早日脱单吧。”
  方士谦想了想,才回复道:“谢谢。”
  觉得这两个字有点冷淡,他又补充道:“你的扫把很漂亮。”

  王不留行那把外形出众的武器很明显绝非凡品,方士谦一路观察下来,终于确认那似乎就是传说中的“银武”,玩家自主编辑装备中的极品。
  身为一个操作犀利的守护天使,方士谦向来不缺好装备和稀有材料,但银武还不是他这种单打独斗的小治疗能够拥有的。而就在刚才,他竟然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真正的银武,这段经历说出去也足以令人艳羡了。

  情人节任务已经做完,今天的荣耀之旅也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房间外隐约传来妈妈的声音,喊他去吃晚饭。方士谦退出游戏,拔下账号卡,推开电脑椅站起来,朗声回道:“我知道了!”

  今年的情人节也落在了春节假期中,夜色逐渐深沉后外面的声响就没有停歇过。绚丽的烟花和响亮的鞭炮声交织在一起,而无数对有情人就在这样的夜空下两心相依,由暮及朝。

  游戏世界再怎么美好,也终归是虚拟的。正如方士谦虽然羡慕那些他不曾拥有的东西,但绝不会为此沉迷,甚至不择手段。

  在荣耀世界里,他不在乎有没有公会,有没有亲友,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抱团前行,而他,享受这份孤独。

  那时候骄傲的少年仍然坚信,没有被人瞧不起的职业,只有不求上进的人。总有一天,他也能操作打法不那么酷炫的奶妈,全服封神。

  荣耀的发展势头让人惊讶,第一区开服整一年后,官方宣布开放第二区,并于第二年成立职业联盟,职业联赛也在那一年秋天正式拉开了序幕。方士谦浏览着报名页面,目光停留在一支队伍上。
  皇风战队。

  竟然是他们。方士谦想,有点恍惚。
  没想到他们会来真的。

  玩荣耀已经将近两年,但方士谦至今也没有加入任何公会。他厌恶被迫参加集体活动,因此拒绝成为某个组织或者某人的绑定奶。但拜他犀利的操作所赐,防风的名气很大,邀请他入伙的人源源不断。不过当方士谦被人在副本门口叫住时,他才意识到这一次的来访者有点不同——
  “年轻人,有兴趣加入皇风吗?我们正在筹备一支战队,打算进军职业联赛。”对方热情地询问他,语气真诚,尽管他刚刚说出的内容听上去是那么玄幻。
  “……可以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下吗?”面对突如其来的邀请,方士谦没有立即给出态度。对方也没有强求,只是问了他几个问题,诸如游戏龄几年,何时进入游戏,然后就一边自言自语着“没想到竟然是高中生啊,可真厉害”的话离开了。
  方士谦自从进入游戏以来,一直习惯独来独往,这下忽然冒出来个自称挖人的职业队,他震惊之余,更多是觉得好笑。
  虽然他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可是想要进军职业联赛,还是太过天方夜谭了些。毕竟想要组建一支战队,可远不止拉人参赛这么简单;而一支战队想要从一穷二白变成豪门,也远非赢比赛、拿冠军这么容易。
  况且我一个高中生,前途一望可见,别说参加职业联赛了,学习压力都日益增加,眼看着游戏这项娱乐也快要被叫停,就算这块馅饼砸在头上,我也没有勇气去接啊。

  方士谦回绝了皇风,对方也并不在意似的,没有再强求。之后的游戏生活也平静如常,荣耀世界喧闹依旧,那天的邀请就像是他臆想出来的一场梦境。只是在学习间隙里,方士谦开始关注荣耀的比赛进程,默默思索。

  那年夏天,荣耀再一次给了所有人惊喜。第一赛季冠军花落嘉世战队,而皇风得到了亚军。从荣耀网游中走出去的一叶之秋率领这支草根战队,捧起了奖杯和斗神的誉名。

  这场比赛的落幕,让人们看到了很多东西。更多玩家投身职业联赛,无数支战队被组建起来。这是一个新生的领域,拥有着无限光明的前景和未来。

  那年方士谦高二,他的同学们正面临选文还是选理的难题,他也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要加入微草战队,去参加荣耀职业联赛。”方士谦对父母宣布,“战队负责人明天会来家里,带着相关合同。”
  他的父亲放下手中的酒杯,喃喃道“我是不是喝醉了”;而母亲则腾地站起来,厉声发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方士谦抬头,直面父母的目光:“我知道。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会尽力也让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站起来,腰背挺立,声音沉静:“不管你们是否能接受,但我知道,比起年复一年地读书学习,这才是属于我的未来。”


  后来林杰也邀请他加入微草时,方士谦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第一赛季亚军、皇风战队的橄榄枝无疑是个非常有分量的说明。但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冒出来就被他否定了。
  这是段值得炫耀的经历,可实际上,它除了用来吹嘘,根本不能证明我的实力。方士谦想,我得拿出真本事来,让他们都惊掉下巴。

  那是属于治疗之神的、荣耀最初征程。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