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百日方王/day90】Circling.

*Warning:方士谦♀×王杰希♂,单方性转,非原作向。
ABO世界观,女×男,A×O,不太明显的GB

你将见到一个真·超会撒娇的谦谦。注意避雷。误入请尽快撤离。



前文走这里:

Hunting.





0.

“比起令爱我的人哭泣,
我更喜欢让伤我的人流血。”


1.

  “姓名?”
  “方士谦。士为知己死,谦而不卑。”
  “性别?”
  “第一性别女,第二性别Alpha。”
  “年龄?”
  “到今年十一月九日时,恰好十六周岁。”
  “那么,关于此次事件中两名受害者身亡——请你说出事情经的真实经过。”
 

  一束雪亮的灯光自头顶照下来,方士谦端坐于光线中央的一把椅子里,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她的腰背挺直,语气却十分平缓,甚至称得上从容,完全不像是正在接受一起杀人相关的询问。
  但审讯官和方士谦自己都清楚,她的回答,决定着她和王杰希未来的命运。

  方士谦开始思考,似乎从这个问题起,她才终于对此次谈话重视起来。很快她便开口,缓缓说道:
  “首先我想澄清一点: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我与王杰希都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她的语气十分笃定,“您可以发问了,我将会如实回答。”





  从孤岛脱身后,方士谦仅仅在病床上躺了一天半就率先醒来,到了第二天更是可以离开床铺满地乱跑。等拿到体检报告,被告知身体无已经碍时,她便一溜小跑地去看望仍然昏迷的王杰希了。沉睡中的Omega在自带滤镜的方士谦眼中美好的像个天使——方士谦俯身在王杰希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满意地觉察到对方已经回归平静的气息中残留着自己的味道。



  “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有家室的人,所以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幼稚了,应该变得更有担当一些。”方士谦如是回忆道。坐在一旁喝茶的王杰希盯着茶杯上的花纹,装作没听见。他可不准备打击女Alpha的自尊心,况且方士谦要是闹起脾气来,还真有点难哄呢。



 
  温馨的两人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方士谦恋恋不舍地走出王杰希的病房时,一位等在门口的医生叫住了她:“方士谦小姐?请等一等。”
  “什么?”方士谦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面容温和的男性医生递给她一沓纸张:“刚才有人来找过你,但是你不在。这些给你。”
  方士谦接过这些文件,一张张翻看过去,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对面的医生见状关切道:“身体不舒服吗?按理来说你已经可以出院了,如果感觉哪里有不对劲的话……”
  方士谦打断了他,微微一笑道:“多谢关心,我现在好的很。”她的目光扫过医生胸前的名牌,扬扬手中的白纸,“多谢告知,林杰医生。现在我该走了,再见。”说完便毫不留恋地转身,大步离开了。

  走出医院大门,果然有一辆车子在那里等候。方士谦上了车独自坐在后排,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对策。



  这次事件中既然有人死亡,那么必然有人要就此给出一个交代。方士谦设想过很多种可能,但她仍然没有料到最坏的这一种:被异管局叫去谈话。

  正如它的名称所示,异能管理局隶属于国家秘密组织,负责处理一切异能者相关的事件。这一次正是异管局对她发起邀请,请她就岛上的死亡事件进行交代。

  涉及人命的事,哪怕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搭上后半生的安宁。方士谦心下急躁又无助,对于即将接受的询问可谓是一片惶然。

  怎么办,我该说些什么?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她问自己,心跳在密闭空间中响如擂鼓。
  如果王杰希在这儿就好了,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方士谦的心中忽然跳出这样的念头,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这么依赖那个人了?
  方士谦摇摇头,把王杰希和那些软弱的情绪一块从脑袋里甩出去。不,不能再想他了……他现在大概还处于昏迷中,安安稳稳地躺在病床上吧。
  所以没人能帮我了,我只能靠自己。我可不能一直依靠别人。

  她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稍做变化,敛起笑意,嘴角下压,摆出一副平静到漠然的形容。这是方士谦用来掩饰自己不安的第一层面具,她相信,很少能有人透过这副神情,看到她满怀畏惧的内心。



  车子开始减速,慢慢停了下来。方士谦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准备面对未知的一切。

  为了自己和王杰希,她必须勇敢迎接这一战。
 


  “第一位死者死于背部枪伤,是谁开的那一枪?”
  “是另一位死者,他们似乎曾有过节,”方士谦回道,“事实上另外那一位死者亲口承认过,他原本就打算趁着这次狩猎杀掉仇人。”
  “那么另一位死者又是如何死亡的?”
  “是我杀了他。”方士谦努力压下心中的惧意,语调尽可能平静地解释道:“因为他想要王杰希替他承担杀人的罪名,而我恰巧觉醒了异能,受到他的言语刺激后,力量失控间失手杀掉了他。”

  “……”审讯官难得地沉默了。
  这个女孩的思维很灵活,以异能觉醒做借口,几句话就把自己轻松摘出去了,不过这也在审讯官的意料之中,毕竟——
  “好吧,你说的对,你们都是无罪的。”他露出了今天以来的第一个微笑,“最后一个问题:能展示一下你神奇的异能吗?”

  “当然。”方士谦似乎小小地松了一口气,下一瞬空气中忽然出现一把匕首,直冲审讯官面门,与他仅距毫厘。他眨了眨眼,还未反应过来,那把匕首就当啷一声掉在办公桌上。

  片刻的沉默后,审讯官终于开口道:“抽取周围的金元素,构成武器进行攻击,”他缓缓说道,“很厉害的异能,让人防不胜防。

  “多谢夸奖。”方士谦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而她原本坐着的金属椅子已经不知去向。她拢一拢鬓发,问道:“那么,请问现在我能离开了吗?”

  “请便。”




  少女离开后,房间内的一面墙壁毫无征兆地滑开,露出另一块空间,一个男人自门后走了出来。
  审讯官起身,向男人行礼:“谈话已经结束,您有什么想法?”

  男人温和地一笑:“这孩子很不错,我很喜欢。”他拿起审讯官做的记录,翻看起来,“……看来她很有希望,进入微草啊。”



  脱掉属于医生的白大褂之后,林杰又变成了那个微草异能基地说一不二的最高负责人。他原本是偶然出任务路过此地,但这次事件引起了他的注意。经过一番观察后,方士谦的能力和性格都令林杰十分欣赏,决定将她收入麾下好好培养。

  “尽快通知她来微草,参加培训吧。”林杰吩咐身边的人,“我有预感,这孩子会成为微草的骄傲。”




2.



  方士谦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揉揉眼睛,发觉自己竟然在上班时间里睡着了。
  ……不仅睡着了,好像还梦到了进入微草之前的事情。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王杰希:“你还记得我睡着之前在做什么吗?似乎是在看文件……可我的文件呢?”
  王杰希下笔如飞,正在给高高一摞文件逐份签字:“是的,但你睡着以后被我拿到一边去了。”
  “亲爱的你真贴心,那么硬的东西我趴上去肯定会不舒服……”
  “你想多了,我只是怕你流口水或者睡相太差,把文件弄坏。”

  方士谦一哽,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走到王杰希身边,一掌拍在他的办公桌上:“不许看了!文件比我还重要是不是?”说着她张开双臂抱住王杰希,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还有你也该休息了,昨天半夜回来开始就没歇过,你自己不注意,我可是要心疼的。”
  王杰希感到一股暖意从肩膀传来,逐渐蔓延到全身,驱散了熬夜带来的疲惫。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笔,握住方士谦柔软的手掌:“你用异能了?”
  女孩把头埋在他的颈侧,热气吹的他有些痒:“是啊,感觉好点了吗?”她的双手很快转移到了王杰希的太阳穴上,轻轻按压起来,“把眼睛闭上,好好休息一会儿。这里有我呢。”
  王杰希依言闭上眼睛,属于方士谦的清甜气息环绕着他,温柔地抚慰着疲惫的Omega。
  方士谦的声音响起来:“对了,你还记得我们在微草的第一次见面吗?我刚刚梦到林杰老师了。”
  倦意上涌,王杰希放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轻声回道:“记得,那时候你已经是很厉害的异能者了。”




  那时候……

  那次灾难般的事件过后,时隔一年,王杰希在十七岁那年也觉醒了异能,准备去离家最近的异能机构进行登记,却在路上遇到了异能失控事件。一个男孩突然释放出许多具有攻击力的水弹,破坏了电力系统,直接导致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系统瘫痪,交通瞬间混乱不堪。
  王杰希从闹哄哄的公共汽车上挤了下来,打算另寻路径,避开那个站在路边不断喷吐水球的危险人物。
  他就是在这时听见方士谦声音的。

  街道上的人们四散奔逃,生怕被波及,七扭八歪的汽车挤压在一起,十字路口已经乱成一锅粥。因此这时还在逆着人流前进的人,就分外显眼。
  “那边的小帅哥,请冷静一下——放松心情——尽量控制你的异能——”
  方士谦举着大喇叭高声喊话,她乘着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而来——虽然她并不是骑手——人流在她面前慌张避让,分开一条无阻之路。她丢掉喇叭翻身从车上跳下来,身形灵活地从杂乱危险的水弹中穿梭而过,来到了失控者的身边,将手搭上他的肩膀。
  男孩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间,随即失控现象就消失了。方士谦语调温柔地扶着他的肩膀,将自己的治愈系异能一点点输入他的身体,帮助理顺失控者的能量运转。
  许久之后,失控者陷入昏睡,开始了体内的自我调节。方士谦把他缓缓放倒躺平在地上,开始活动自己酸痛的关节。



  “方士谦?”
  王杰希穿过拥挤人群,站在一地狼藉旁边望着她,神情中有一点惊讶。方士谦愣了一下,语调骤然拔高:“王杰希?”
  下一秒她像一阵风一样向王杰希跑去,在快要撞进他怀里时稍微放缓了速度,给了他一个拥抱:“好久不见!”
  王杰希的腰被人紧紧搂住,双手一时无处安放。他想要摸摸方士谦的脑袋,却又在半途改了方向,转而落在她的后背上:“好久不见。”
  女孩的身体柔软又温暖,像一朵晒饱阳光的云,暖洋洋地窝在他的臂弯上。



  两人抱了一会儿,方士谦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嘴角的笑容分外灿烂:“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你要去做什么呀?”
  王杰希的目光落在她制服胸前的徽章上,一个绿色的标记:“我最近也觉醒了异能,准备去做登记。”
  “这样啊,”方士谦注意到他的视线,得意地挺起胸膛,“我现在是微草的预备队成员了。你如果努力一点的话,说不定以后我们也可以成为队友呢!”
  全国各地都分布有异能者基地和异能部队,B市的微草分队毫无疑问是那其中的精锐之一。王杰希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女孩,不忍辜负她的期望:“嗯,我会去试试看的。”
  方士谦还想说什么,口袋里的通讯器却忽然响了。她接起通话,表情瞬间严肃起来:“是我,已经完美解决了……嗯……嗯……好的,我会尽快归队。”挂断通讯后,她可怜巴巴地望着王杰希:“真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可我该回去了。”
  王杰希看她眨巴眼睛盯着自己,心领神会:“那我们先互换一下联系方式,然后下次再出来见面?”
  方士谦瞬间切换回笑脸:“嗯好主意,就这么说定了,下次见哦!”
  王杰希目送她跳上摩托车,像朵真正的云那样渐渐驶远。此刻他还没有料到,未来的日子里,他将会和这个女孩、和微草,结下怎样深厚的羁绊。




3.



  特殊部门向来少休假,但是方士谦以最近连轴转太累为由,给自己和王杰希磨了个一天的短假来。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一天是王杰希的生日。

  眼看恋人的生日就快到了,方士谦冥思苦想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庆生点子。



  “……去主题乐园?”王杰希看着仰头望着他满心期待的方士谦,失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富有童心?”
  方士谦理直气壮地反驳:“你瞧不起人是不是,我怎么了,主题乐园难道不是约会圣地吗……难得休假,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好啊,收拾一下,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发了。”王杰希转身回了房间,方士谦在他身后笑的一脸计划通。
  哼哼,等着瞧好了,今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浪漫的生日惊喜。



  两人到达主题乐园后,方士谦看了眼手表,装作惊讶道:“哎呀快中午了,我得去订大餐了。这家很难预定的,你先在附近随意逛逛好啦。”说完就扔下王杰希,自己匆匆跑掉了。
  虽然这个借口有点生硬,但只要溜出来就好……工作人员换衣间里,方士谦一边往身上套着厚重的玩偶装,一边美滋滋地想。
  这只是计划的第一步,方士谦打算套上租来的玩偶装,裹成一个招人爱的泰迪小熊去见王杰希,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到处去逛,然后摘下头套,给他一个惊喜。
  但她套好服装后走出更衣室,雄赳赳气昂昂迈出第一步时,就发现了问题:这个玩偶的腿,实在是短的令人绝望。别说奔跑了,连个稍微高一点的台阶都上不去。
  可方士谦必须翻越千山万水,她的恋人还在遥远的另一边等着她呢。

  于是她努力地与第一个台阶做斗争,尝试迂回前进,努力抬腿——转过身来,换个姿势试一试。
  每一次的尝试都失败之后,方士谦已经急的满头大汗,在玩偶装里快要闷到喘不上气。
  从两人分开起,她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王杰希一定等的很着急了吧……她自暴自弃地想,干脆躺下一路滚过去算了,反正裹着头套大家也看不到我的脸——咦,我怎么腾空了。
  方士谦还在犹豫,身体就忽然一轻,再次落地时她已经站在了台阶上。方士谦抬头,王杰希正收回手,笑着望向她:“看你好像很辛苦,忍不住帮了一下。如果有失礼之处我很抱歉。”
  这真是个想象不到的意外——方士谦藏在毛绒熊头套后面的脸腾地红了。她垂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脏砰砰跳,整个人都洋溢着心动的甜蜜粉红:哎呀呀,他怎么这么撩,好想【哔】啦。



  气氛正好,方士谦觉得是时候了,正打算发出同游的邀请时,王杰希的手机响了。
  不好的预感,方士谦一眨不眨地盯着王杰希接起电话,说道:“什么事?”
  完了,她想,该不会是临时任务吧?



  果然,王杰希的下一句话是:“有人要跳楼?需要我过去协助吗?”
  方士谦现在想骂人了。
  王杰希挂断电话,注意到方士谦毛绒绒熊掌上攥着的粉红色信封:“给我的?”他拆开信封,打开信纸读了起来。
  王杰希读完后抬起头,向她表达歉意:“虽然我很想留下来,但是抱歉,今天我恐怕不能陪你一起玩了。”
  他伸出一只手握住方士谦的熊掌,轻轻摇了摇:“谢谢你的邀请……嗯,那么祝你今天能有个愉快的心情。再见。”



  王杰希就这样走了,带走了方士谦的邀请,祝她开心快乐。可她怎么能开心的起来?
  方士谦恨恨地一跺脚,决定跟上去看看。不用看都能猜到,她留在更衣室的手机里应该也收到了类似的通知,身为微草异能分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他们本就没有假期,必须随时待命。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也能过普通人的生活。




  方士谦挪动着笨重的身躯,准备去找一辆巡游花车,蹭一段顺风车。这副装扮伪装倒是没问题,就是行动不太方便……
  走在路上时,她随手扯了一个路人了解情况:“请问,这附近有什么人要自杀吗?”
  那人一边爱不释手地摸着她柔软的绒毛,一边指向主题乐园中央地带:“有啊……喏,好像就在乐园中心的标志建筑上。已经有人报警了,现在好多人都赶着去看热闹呢。”




  主题乐园的中心标志建筑“城堡”,今天被很多人围了起来。无他,只是因为今天有人,要从这里跳下去自杀。
  方士谦赶到现场时,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站在高高楼阁上徘徊不定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神情狰狞的男人拿刀抵着怀中的女子,而那个可怜的女人被勒住脖颈,脸色惨白,看上去快要晕过去了。
  缓冲的气垫已经布置完毕,警方正在下面四散分开,严阵以待。王杰希也站在其中,仰头观察着上面的情况。
  一名警官向他介绍着当前状况:“这是一场绑架,凶手是被害人的前男友,挟持她到高楼上,想要带着她一起从高楼上跳下来,他把这称为殉情……”
  王杰希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然后平地里忽然刮起一阵风,他乘着风一下子飞了起来,和高楼上的两个人平齐。男人钳着女子后退两步,神情戒备:“你……你别过来……”
  王杰希放松地漂浮在半空中,平静地望着对面的两人:“活着不好吗?”
  男人对他的态度一头雾水:“什么?”
  一阵狂风迎面吹来,男人竟然控制不住地从楼上跌落下去。王杰希用风托起他们,随着两人一起慢慢向地面降落。下面爆发出一阵惊呼和掌声,迎接三人的落地。方士谦仗着体型庞大正在费力往人群中挤进去,想要到达王杰希身边。她在前进途中偶然抬起头,一道雪亮白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王杰希——!”



  男人落地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握紧手中的刀,不管不顾地刺向王杰希,这是周围所有人都不曾预料到的。
  但他的刀刚刚刺出就停在半空中,整个人也陷在一堵无形的墙中,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王杰希甚至没有做什么大的动作,就轻松化解了这次危机。在他的领域内,风就是他的耳目,因此对于这种程度的偷袭他也并不在意。但是——他猛地转头,望向后方。
  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的风墙,发出刺耳的爆破声。下一瞬间,持刀的男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几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刺穿了他的衣服,将他牢牢钉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一只蓬松可爱的泰迪熊玩偶拨开人群,步履蹒跚地走到前面来。方士谦摘掉头套抱在手里,露出的脸庞微泛红意,可她望着地上男人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傻逼。”她冷笑,声音不大,但也足够那人听清了,“我有一百种比坠楼而死更痛苦的死法,你要听一听吗?”



  四周鸦雀无声。周围的人们都被这短短几秒间接二连三发生的变故惊到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王杰希叹了口气,走到方士谦身边,主动去牵她的手:“谦谦?”
  方士谦的眼神霎时变化,从方才毫无温度的凛冽变得委屈起来。她扭头望着身边的恋人,伸出双臂环上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生日快乐。”



  虽然事情已经大体解决,但这家主题乐园今天应该也不会继续营业了。况且因为他们这些异能者的介入,相关后续处理内容也随之增加,他们两个需要去签字备案的文件就数不胜数……唉,要是全部折腾下来,她完美的约会计划也就几乎全都泡汤了。



  方士谦很少对人示弱,如果她说,好累呀。王杰希不会像她的损友们那样,嘲笑她自讨苦吃,而是会给她一个拥抱,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无需多言,一千句一万句安慰的话语都尽在其中。
  其实方士谦本来也不需要别人的看法,她向来很坚强。只要得到一点关爱,她就能重新站起来,变成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战神,继续在战场上大杀四方。



  所以这次也一样,王杰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说着他的手逐渐上移,落在方士谦的鬓边,帮她把凌乱的碎发梳拢整齐,“这样就很好,你打扮成这副样子,想要给我一个惊喜;今晚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时,我们会一起度过;我老了一岁,而你会陪着我一起……”
  王杰希微微停顿,在方士谦光洁的前额上落下一吻:“这就够了。”



  围观群众们识趣地鼓起了掌,口哨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方士谦突然意识到他们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秀恩爱,脸顿时更红了。她拽起王杰希的手,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快走,小心上热搜。”
  王杰希任她牵着手,嗯了一声。



  两位英雄在一路的注目礼中穿行而过,所过之处人们都会主动让出一条道来。方士谦硬着头皮经过,顶着众人善意探寻的目光落荒而逃。




  方士谦从更衣室里出来时,王杰希就站在外边等着她。他的身影挺拔利落,好看的恰如其分,周身有风微微拂过。
  王杰希在等我呢,他永远都会等着我。她想,那我就放心了。




  于是她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王杰希的腰,撒娇似的问:“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呀?”





  不论哪里,我都愿意陪你去;
  只要有你在,去哪里都好。





  年少时,方士谦用异能捏出过一把金属匕首,可以瞬间取人性命;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比起用金属杀人,她更愿意学着雕刻时光。
  她想抽出身体里的金属,锻成一片钢,把属于自己灵魂的印记,全部刻在王杰希心上。

  刻在爱人心上。*








END.



  

*改编自李庄《身体清单》:“身体里的铁,只够打一枚钢钉,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就钉在爱人心上。”

全文共七千五,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

评论 ( 7 )
热度 ( 75 )
  1. 炖肉君的流动摊点宛然当时 转载了此文字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