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方王】醉明月.

*源自很多天以前的方王深夜60分,拖到现在才写完。【主题:倾盖如故】
古风paro,有一点私设,故事背景同《隔秋水》






  要说微草谷几代以来最有名望的谷主王杰希,是怎样被发掘的,那还要从多年前的一个清晨说起。
  那时候林杰已接任谷主一些时日,人前却很少展颜。他武功平平,资质也寻常,就算能将微草谷上下收持齐整,也委实不是个有作为的当家人。
  见他忧虑,座下弟子方士谦便劝慰他道,师父您且宽心罢,时也命也,说不定我们微草谷中,如今正有一位武学奇才等着您去发掘呢。

  天地为证,方士谦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安慰师父之意居多,根本没什么依据。可林杰竟信了他,从此每日清晨便亲自观摩谷中弟子吐纳练功,看似关心后辈,实则为了寻那兴许存在的好苗子。方士谦一句无心之言,竟让谷主从此与弟子打成一片。微草谷内的氛围也连带陡然一变,当真如那春日草芽一般,蓁蓁茂茂,欣欣向荣。



  微草谷以医毒闻名于江湖,谷中弟子多少都要会一些岐黄之术。每位弟子在出师前都要参与神农九试考核,拿到六品以上成绩方能出谷闯荡。
  谷中更是有一条规矩,必须在考核中成绩达到一品,才能获得继任谷主的资格。

  身为谷主亲传弟子,方士谦于医术上造诣极高,林杰早有意令他专修此业 ,使他成为微草谷在江湖上的代言人。他也并未辜负师父期望,年纪轻轻就已提前进行神农九试考核,并在短短几年内、准备冲击一品了。
  考核题目千变万化,一品题目自然更为非凡。方士谦拿到的试题是采下九霄碧心花,并以它为药引,配一副稀世灵药。
  此花乃是一味罕见奇珍,最近的生长地恰巧位于微草谷外东山之上。林杰看过他的试题,准了他一天假,叮嘱他早去早回,平安第一。方士谦收拾好行装后便辞别师长,运起轻功,一路向着东山而去了。



  九霄碧心花通常生长在山峰绝顶,东山主峰颇高,山势陡峭直插云霄,上山之路尤为崎岖难行。好在方士谦轻功卓绝,站在山脚下稍作歇息后便提气轻身,转瞬挪腾间已掠过丈高挺拔峰峦。如此前行不过小半日后,已经能隐隐看见峰顶苍翠山色。
  赶路虽疲累,但眼看目标近在咫尺,方士谦强打精神,再次提速,想要一跃而起登临主峰,可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山峰另一侧竟也有人正试图登顶,身法同样迅疾,因此方士谦没有发现他。假如他也要奋力一跃,方士谦就势必会同他在落地前迎面撞个正着。

  千钧一发之际,那人忽然发力身子一拧,强行与方士谦错开,两人擦肩而过,距离极近,他的发丝甚至轻擦过方士谦的脸颊,但他自己也直直掉下峰顶,向山峰断处不尽深渊坠去。
  那仅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方士谦足尖才沾地便又回身去帮他,手中软鞭甩出系在那人腰间,将他生生从悬崖边上扯了回来,同时自己也无法自控地向那人倒去。两人努力控制力道,终于在平稳落地时险险分开,没有直接脸对脸地贴到一起。
  “王杰希,微草谷弟子。”那人稳住身形,率先开口,“不知方士谦师兄,来此有何贵干?”
  方士谦打量对方,从少年那双异于常人大小不一的眼睛,逡巡到那一身浅碧色的普通微草弟子服饰,才慢悠悠接道:“我来完成神农九试,一品考核。你呢,来此地又是为何?”
  “同样是为了神农九试。”王杰希回答,直视方士谦双眸,“同样是一品考核。”
  “哦呀,好巧。”方士谦笑道,心中却暗自心惊。神农九试升品难如登天,就连林杰谷主,也不过是在接任前三月才刚刚完成。这人看上去年纪轻轻,还是个微草谷普通弟子,竟然也已经有资格接下一品试炼……



  山顶疾风呼啸,吹的两人衣袍猎猎鼓动,日头下移,时辰已经不早。方士谦略一思索,便抬起头,再次发问道:“你的试题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合作,这样也能节省时间。”
  “摘下九霄碧心花,然后帮助药师将其炼制成丸。”王杰希说道,“那个药师就是你吧。”
  方士谦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向下压了压:“没错,看来我们可以合作了。先摘花,然后回去炼药。”
  “没问题。我先上去?”
  “还是我先吧,我轻功比较好。”



  摘到花之后,两人匆忙赶回微草谷,又在药室里折腾半日,好容易才炼成碧落丹。从天色擦黑一直忙活到天光破晓,一夜未眠的两人在晨风中疾行,把林杰从南柯梦中摇醒,兴冲冲地通报结果。最后方士谦还按着王杰希把人推到林杰面前,朗声介绍道:“师父你看,这就是你一直在找的天才。”



  王杰希没有料到,这个在传闻中极冷淡的天才师兄,竟然就这样把他推到谷主面前。他原本打算通过神农九试后,攒足资本,再来向林杰自荐。可方士谦这一推,就直接把他推到了谷主关门弟子的位置,半只脚踩上谷主之位。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两人刚刚认识不足一天,最亲密的距离是面贴面仅余一指距,他的发丝轻擦过他鼻尖。

  那时他们的关系远谈不上熟悉,命运却在那险些一撞后从此接轨。以至于两人后来在武林大会上名扬天下,在微草大厦将倾时共同进退,于寒夜宁谧中相依相偎——如今看来,两人竟像是冥冥中注定一般,再难舍难分。




  从前林杰尚在世时,微草谷经常庆贺节日,热闹的很。林杰最喜欢看他们这些弟子任意嬉玩,笑着旁观,说自己仿佛也年轻了很多。
  方士谦辞世之后的许多年,微草谷仍旧保留了前任谷主爱过节的习俗,下九中元一个不落,王杰希悄然离场后顽的愈发开怀。受师父影响,王谷主其实也很爱看这些年轻人玩闹。但只要他呆在那里,弟子们皆敛声屏气,不敢放开,他便只好提前走开,任孩子们自去热闹。




  乞巧节的夜晚尤其热闹,绚丽的焰火映亮了大半个天边。整个微草谷都变成了不夜城,未央天。王杰希独自登上谷中最高的楼阁,俯瞰万千灯火,抬头望一望天边明月,忽然生出了一点想喝酒的心思。




  许多年前,方士谦身陷嘉世乱局,仍坚持每日给他飞鸽传书,从不间断。常常是想起什么便写什么,写尽周围好景败事,唯独不肯写一写他孤身在此的艰难。



  那七封信王杰希至今仍留着,仔细保存,偶尔翻阅。旁的内容他总不大记得,可有一句,他至今仍记得清晰。



  望彼勾陈,怀我良人。*



  那是七天以来的最后一封信,写于方士谦北上途中。那时医神已身中无解之毒,星夜兼程归来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微草谷七夕庆贺活动已经进展过半,下面人声涌动,流光溢彩,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王杰希立于高楼之巅,迎风而坐,提着一坛好酒,打算就着月影,痛饮一回。




  算未抵、人间离别。谁共我,醉明月。




完.





*注:

by白云诗

出自《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宋·辛弃疾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