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方王】独宠一人.

*原作向,私设多,时间线是第十赛季中。
方士谦×王杰希









  方士谦最近有点苦恼。

  这实属正常——人生在世,谁还没点烦恼?但令方士谦苦恼的这件事,同时还让他沉迷其中,痛并快乐着。这……可就有些难办了。
  况且就算苦恼,生活还要继续。每天金色阳光悄悄爬上门边的绿萝架时,方士谦都会准时到达某家街角书店,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开始自己一天的店长生活。



 
  退役后,他就提着行李,回到同在B市却阔别许久的家中。颓废宅男的日子还没享受多久,又被踢出家门,接手这家书店。而书店的前任主人——他的母亲,则和同样刚刚退休的父亲一起,去周游世界了。

  只顾自己逍遥,不管儿子死活,真是我的好爸妈啊。方士谦望着父母拖着行李箱的背影汇入人群,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后,转身向机场外走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单身狗的看店生涯,从这一刻开始。


  这家书店的位置还算优越,坐落在一条小商业街上,两边的铺子一家是宠物店一家是花店,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相比之下,方士谦的书店就安静多了。买书的顾客都会自觉放轻声音,偶尔才会提着书走过来,向方士谦询问一些事情。因此方店长也很清闲,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柜台后的椅子上看书,或者摆弄手机,无聊却自在。

  早两年他刚退役时,偶尔还有人认出他来,强烈要求合影。方士谦放下手里的杂志,直接拒绝道:“这可不行,我还想过个清净日子,要是大家都知道我在这儿,这书店我也开不成了。”
  粉丝很失望,方士谦便接着安慰道:“你要是想多看我两眼,就常来这儿看看吧,我又不会跑。”说完笑了一笑,把结完账的书递过去:“要签名吗?”

  但这都是当年了。现在距他退役已经两年有余,荣耀职业圈内新旧交替,风起云涌,轰动新闻一个接着一个。站在荣耀之巅的角色们都换了大半,他这个过气人物,自然也不值一提。

  看清他的脸时,会惊呼出声的人越来越少;那几个经常在书店内逗留徘徊的粉丝,也渐渐消失。治疗之神的光环日益褪淡后,现在的方士谦越来越像个真正的店长了,生活重复平静,又安稳。他很满足。

  对于这些改变,方士谦本人倒是没什么情绪。既然已经离场,曾经的那些事,也就与他再无关联。如今的荣耀在他的生活中,至多是平日里进货时,随手翻翻电竞杂志,或是和那些在役的老朋友们闲聊时,提上两句。
  只是这些朋友里面,从来都不包括王杰希。

  方士谦的朋友不太多,退役后关系仍不显生疏的朋友就更少了,但毫无疑问,王杰希是那其中最亲密的一个。
  五年职业生涯下来,他竟然和王杰希从最开始的不太对付,到后来成了最好的朋友,连方士谦自己,偶尔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无论是在微博,微信,还是QQ空间,方士谦的主页上都有和王杰希互动留下的痕迹。一旦有什么新奇见闻,方士谦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叫上王杰希,一起欣赏,也不管对方是否感兴趣。两人之间的对话大多数时候是由方士谦发起的,内容上至国际新闻下到我又胖了,时间极其不固定,大致是什么时候想起王杰希就什么时候召唤他出来陪聊。当然王杰希也没有辜负方士谦的期待,总是会在他心血来潮时出现,做一个称职的倾听者,任方士谦激动地把消息刷的满屏满面。

  有时,方士谦稍稍从自己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也会反问王杰希:“怎么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你聊天啊,你好像从来都没有主动给我发过信息吧?”
  王杰希回复道:“我很忙的,哪儿能像你,成天刷屏。”
  方士谦不依不饶:“可你也从来没主动跟我聊过荣耀。”
  那边半晌没有回复,方士谦想了想,又发出一条消息:“你为什么要刻意回避我?你在怕什么?”
  这次王杰希回复的速度快多了:“你想多了,荣耀已经与你无关,没必要跟你提起。”方士谦想反驳,对面又发来一句:“我刚才在复盘,所以回复慢了些。希望你明白,我也没有太多时间陪你闲聊,一心二用听你说话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现在我该下线了,晚安。”
  方士谦一滞,王杰希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他盯着王杰希发来的那些话,有点生气。

  他明明是想了解一下王杰希的内心生活,也听他诉诉苦,客串一把知心哥哥。可这家伙倒好,完全不领情,话里话外还嫌他“人闲话多”。简直不识好歹!

  方士谦气呼呼地关了聊天页面,觉得想要关心这人的自己真是蠢透了。

  那可是王杰希!冷静自持心理强大,哪里轮得到别人关心他?

  方士谦放下手机,视线落在桌面上摆着的最新一期电竞之家上,封面一行大字标题分外显眼:“兴欣团队赛大败微草,微草战队是否太过依赖队长?”
  方士谦摔了杂志,端起杯子喝一口水,忿忿骂道:“又是叶秋……怎么哪儿都有他?老不要脸!”骂完想起王杰希,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了不起,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扛不住了也不愿意改一改。总有一天累死你!”

  被王杰希能扛则扛的态度气的要死,又拿他没办法,方士谦只能旁敲侧击劝他改改方式,同时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痛骂他一顿的心理,每次聊天都焦躁又着急,关了聊天框就去轰炸袁柏清。小袁一个大好青年无端被师父揪出来教育,心里很委屈,不知自己遭了哪门子的殃。

  每当这个时候,方士谦都会分外怀念第四赛季。那时他陪着王杰希改变打法,调整战术,该骂就骂,该加训就绝不含糊。而现在,他坐在场下干着急,打手势大声喊都无济于事,台上王杰希在灯光映照下艰难前行,背上的微草压的他身心俱疲。他试图帮王杰希一把,让他轻松点,可王杰希说不用了,我们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方士谦忽然想通了。他终于学会坐在观众席上,安静地看戏。
  又有什么用,他早已退役,还在这里替王杰希操什么心呢?

  他们之间的聊天又回到了从前那样,方士谦负责说,王杰希倾听,偶尔点评。他们不谈荣耀,只论人间风月事。王杰希仿佛同他心有灵犀,永远都能准确抓住他想要说的意义。这样就很好。

  不然呢,你还想要怎样?



 
  回归退役店长的身份后,方士谦的日常生活平淡依旧,如果没有那个意外的话——
  没错,就是这件事,让他很烦恼。

  这天,方士谦拿起手机,发现表妹发给自己一个链接:来享受坐拥后宫两百名荣耀大神的生活吧!
  方士谦控制不住地点进了这个名为《君临天下》的手游。

  这个游戏中,玩家的身份是刚刚继位的一国之君,而主线剧情,就是在太后的支持下,与摄政王斗智斗勇,最终巩固地位稳守江山。除此之外,游戏核心就是传统的卡牌战斗,日常刷关竞技场。
  游戏的最大卖点显然不在于此,而是听上去就令人心动的【后宫系统】。
  身为一国之君,玩家可以在后宫中临幸妃嫔,养育皇嗣,与别国联姻,围观宫斗等等等等。后宫妃嫔的来路有三条:在世界频道中下聘,与其他玩家联姻;在教坊司花钱替倌娘赎身;与侍从——也就是抽到的卡牌角色——约会,玩家通过试炼后就可以将他们收入后宫,然后翻牌宠幸,怀孕生子。
  不论男女。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着重说一下这些卡牌了——是的,这个游戏中的全部侍从角色均出自于荣耀联盟的职业选手账号卡,初始星级按战力荣誉划分为一至三星不等,升级最高上限是五星。并且被收入后宫以后,这些角色的形象,会自动转换为账号卡的现任操作者。
  也就是说,如果你成功通过试炼,将初始三星的王不留行收入后宫,那么你点开后宫的妃嫔页面,看到的人物就会变成王杰希,立绘也随之改变。

  在新手引导下走剧情,然后亲眼见证这奇妙一幕的方士谦,一时竟不知该吐槽些什么才好。
  幸亏他已经退役了,不用被迫卷入这种羞耻play?

  吐槽归吐槽,游戏还是要继续。方士谦做完新手引导,领取过奖励,饶有兴致地探索起这个后宫模式的玩法。所有可侍寝的妃嫔的名目都可以在养心殿查看,临幸一次消耗一张绿头牌,有一定几率怀孕。方士谦的后宫人丁稀少,目前只有一个王杰希在等着他。

  这算什么,方士谦踯躅,对着他……我可有点下不去手啊。犹豫半晌,他心一横,豁出去似的点击进入后宫。

  可谓是一见钟情。只一眼,方士谦就被游戏里的这个王杰希吸引住了。实在是太好看了。

  方士谦盯着手机屏幕,游戏页面上王杰希端庄地站在那里,露出的大半个侧颜美好又勾人,不是倾城容姿,却恰好戳在方士谦心坎上。

  我算是明白那些热衷抢压寨夫人的土匪是怎么想的了,方士谦想,不知道这张立绘是谁画的,怎么就能把王杰希画的这么好看呢,我现在就想让他给我生一整支战队。

  灌下一壶温情酒,刷掉好几张绿头牌,系统提示【已怀孕】时方士谦终于松了口气,放下手机向后靠在沙发上。

  完了,方士谦想,我怎么就栽在这个游戏上了。还生孩子……那可是我的前队长、好搭档,最好的朋友啊。

  隐约意识到这个游戏的危险性,本想迅速抽身避免沉迷,可惜美色使人昏头,只要一看见王杰希那张脸,方士谦就心情躁动,想让他不停地给自己生孩子。多次退游失败后,方士谦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去他的心理负担,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方士谦自暴自弃地想,有美当前,哪怕刀架在脖子上我也要多看两眼。

  后宫嫔妃们每日都要召幸,否则宠爱值会降低,很容易生病,并且有可能被人挖角私通。因此几天之后再次登陆游戏时,方士谦看着后宫里的一堆佳丽们很是头痛。
  绿头牌他可是要留着给王杰希的,用在其他人身上感觉好浪费。而且临幸其他人万一怀了更麻烦,他可不想要和别人的孩子,他只想……和王杰希生育后代。

  唉,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手比脑子快,成天抽卡侵略别国,还把那么多人全都收进宫了。方士谦烦躁地想,都遣送出宫算了,我根本就不想养着他们。

  但是已经收进后宫的妃子们是不能送走的,只有发配去教坊司、任其病死和打入冷宫几条路。但说实话,对于这些无辜的荣耀大神们而言,这几个下场都很残忍……方士谦咬牙想了想,把除了王杰希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打入冷宫了。

  对不起了,各位老熟人新生代们,方士谦在心里道声抱歉,是我负了你们,但我心里只有王杰希一人,后宫也只容得下他一人,再无多余的位置给你们。

  硬着头皮清理干净后宫,方士谦长舒一口气,看着仅余王杰希一人的妃嫔页面,心情非常愉快。

  朕以后的宠爱全都是你的,一有牌子就来找你,天天临幸你,让你每日晋升,主演男皇后升职记。
  后宫佳丽三千人算什么,王杰希你看看我对你多好,四千宠爱在一身。

  方士谦的店长生活依旧节奏缓慢,唯一的变化就是,他迷上了一款手游,非常上心,时不时就会对着手机微笑起来。



  这天,又到了和在国外的父母交流近况的日子。方士谦开着电脑和他们视频,却攥着手机不肯放下,隔一会儿就要偷偷瞄一眼,摆弄两下。
  方妈妈注意到儿子的小动作,心下疑惑,不动声色地继续聊天,一边仔细观察着方士谦的神情。方士谦一边应付爸妈一边紧盯手机屏幕,焦急地等待着他和王杰希的一对龙凤胎长大成人。
  终于,倒计时结束后,一阵金光闪耀,两个孩子的形象瞬间变化,变成了俊男美女,单从外貌上看皆是气度雍容,容颜姣好。再一看详细数据,方士谦忍不住乐了,90魅力外加自带天赋技能,说是人中龙凤也不为过。
  他还没高兴完,那边方妈妈已经发问了:“谦谦啊,你在看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方士谦把目光从手机上收回,迎着母亲审视的眼神,迅速组织好语言:“没,没什么,刚收到消息,有个朋友聚会。我挺长时间没见他们了,挺开心的。”
  方妈妈明显不信:“是吗?可你从开始视频就没离开过手机,还一边看一边笑……”远在国外,又隔着电脑屏幕,她的目光还是盯得方士谦发毛:“你呀,是不是谈恋爱了?”
  方士谦立刻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见方妈妈眯起眼睛,他赶忙补充道:“真的没有,我要是谈恋爱怎么可能不告诉你们,您多虑了。”
  方妈妈叹气:“你呀,回来也快三年了,一直都没有喜欢的人。当初我说什么来着?我们回国之前,你最好找一个可心的人儿。不然啊,”她温婉一笑,“回去后,我就只好亲自出马,操心你的人生大事了。”
  方士谦被她这一套恩威并施唬的心肝直颤,连连点头:“是是是,我尽量,尽量。您既然人在外边,就少操点心,玩的开心啊。”说着主动切断了视频。

  在被母亲套出更多话之前抢先溜掉,方士谦松了口气。可是……他的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看到游戏里一双伶俐儿女时,又移开了目光。

  他关闭游戏,敲了袁柏清:“上次发给你的那个游戏你玩了吗?”
  正是午休时间,袁柏清回复的很快:“师父你这是要坑死我啊!”
  “怎么了?”
  “这个游戏……我都不敢玩……”袁柏清大概是在思考措辞,“也太羞耻了吧!!!对着后宫里那些顶着队里队外前辈们名字和脸的人,我会做噩梦的!”
  方士谦通过屏幕都能感受到小徒弟的悲愤。他安抚道:“哦,那就不玩呗,那是我不小心手滑发给你的,不用太在意。”
  “哦哦我猜也是,联盟里能玩下去这个游戏的正常人恐怕是不存在的吧……还好里面没有我。感谢策划高抬贵手!”

  方士谦关掉了和袁柏清的对话。

  原来在其他人眼中,这个游戏这么可怕吗……方士谦回忆起自己初入游戏时,也为自己退役而庆幸过。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
  但是这一切,在他见到王杰希那一刻就完全改变了。为了这个人,他留在这个幼稚的小游戏里打怪升级,每隔一段时间就忍不住想摸手机。明知那只是一串虚拟数据,却还是忍不住想点进后宫页面,多看看他……

  方士谦勒令自己停止思考,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思维似乎正在朝着一个他无法控制的方向飞驰而去,所以他决定跳过这个问题,暂时不要想这件事。

  他再度点开了和王杰希的聊天窗口:“这周末来我这儿怎么样?请你吃顿好的。”
  几分钟后,那边回复:“没问题。一切照旧。”

  好吧,或许我最近真的有点不对劲……那么就像以前那样,把王杰希叫出来,跟他聊聊好了。
  退出聊天后,方士谦想。

  周末很快到来,王杰希推开书店大门,如约而至。尽管做了相当完美的伪装,但方士谦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你今天来的有点早啊。”
  王杰希拖着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不可置否:“你好像有心事,要跟我说说吗?”
  方士谦岔开话题:“既然来了就一起去吃午饭吧,去的晚就没有位置了。”

  一顿愉快的午饭过后,两人走在回书店的路上,并肩而行。方士谦目视前方,心里想着该怎么组织语言,把他的烦恼说出来。
  是对王杰希说“你玩过一个游戏吗?你在里面的形象特别好看,我对你一见钟情了”,还是说“我最近可能是不太对劲,成天想让你给我生孩子”。怎样说明才不会被对方暴打,这是个难题。

  思来想去,方士谦仍然没法开口,他一贯引以为豪的表达能力仿佛突然瘫痪,让他只能缄默,不敢贸然发言。

  还是王杰希率先打破沉默,他问道:“你刚才吃撑了?看上去不太舒服。”
  方士谦在心里反驳你才吃撑,同时调整表情:“啊,有点……”
  王杰希看他一眼:“回去泡点茶喝。”

  王杰希向来言出必行,回到书店后,他脱下外套就去找茶叶茶壶。方士谦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身影在袅袅升起的水汽中模糊,决定把自己的苦恼咽下去,今天就不要提起了。
  茶香很快在室内弥漫开,王杰希托着茶盘走过来。碰了碰还很烫手的茶杯,方士谦看了他一会儿,提议道:“要去里面睡一觉吗?”
  王杰希想了想:“也好。”

  书店有一个小隔间,放了一张床,可以暂时休息。空间不大,但还算温馨。王杰希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叠起床罩,抖开被子的动作十分娴熟。方士谦捧着茶杯坐在一旁玩手机,提醒道:“你动作放轻点,这床我好久没睡了,别搞的到处飞灰。”
  王杰希刚刚躺下,正在调整姿势,闻言反问:“你舍得回家了?我以为像你这种懒人,会一年四季窝在这里。”
  方士谦喝了口茶:“最近表妹一家来做客,得回家……定外卖不是。”
  王杰希没再出声,方士谦打了半天游戏,再抬头看他时,发现这人已经睡着了。

  他睡着了。方士谦放下手里的东西,茶杯在桌上发出很轻一声响。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蹑手蹑脚,走向床边。

  方士谦的视力很好,即便站着也能看清王杰希眼角下一块不大的青黑。操劳过甚的微草队长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双眼阖上,呼吸均匀,睡的很沉。

  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方士谦面前,可以解决这段时间以来困扰他的谜题。他蹲下来,伸出手,试图抚摸王杰希的脸庞——事实上他太过紧张,只有两根手指擦过王杰希的面颊——王杰希没有醒来,方士谦的心脏砰砰直跳。他分不清这究竟是恐惧还是期待。

  好——吧。方士谦想,我得换种方式。于是他的手指下移,轻轻按在王杰希的嘴唇上。被茶润过的唇瓣尚残存一点湿意,方士谦像被热水烫到似的收回手指,然后低头,缓缓亲了上去。

  王杰希依旧没有醒过来。

  几秒之后,方士谦抬头站起来,稳住身形,脸上腾地红透了,心里覆江蹈海。

  我在做什么,我做了什么,我——

  他转身出去,脚步轻且快,落荒而逃。他急需凉水拯救。

  王杰希再次看见方士谦时,他正在往书架上面摆书,脚边一堆新书货包,脸颊很红。王杰希问要我帮忙吗?他摆摆手说不用,你这双手磕了碰了我罪过就大了。
  王杰希睡饱一觉,神采奕奕地盯着方士谦:“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我该走了。”
  方士谦忙着上新,心虚到根本不敢面对那双眼睛:“哦,没有,拜拜。”
  王杰希紧紧围巾,转身推门出去。方士谦停下手中活计注视他的背影,摸摸自己热度未褪的脸,自言自语:“怎么跟你说啊,朋友还要不要做了……”

  真真是友谊的小船,说弯就弯。

  在家中暂住的表妹偶尔会跟着方士谦来书店,翻几本书,或者去附近转转。大多数时候她都有自己的娱乐活动,与方士谦两厢和睦,各自生安。今天也一样,两人相对而坐,互不干扰。

  “你上次发给我的这个游戏,有点难啊,升级速度好慢。”方士谦摆弄手机,随口抱怨道。
  正在喝奶茶的表妹松开了吸管,缓缓转头看他:“你,你去玩那个游戏啦?!”
  方士谦抬头看她,反问道:“不然你为什么要把它发给我?”
  表妹小幅度地倒吸一口气,把手里的奶茶杯捏的咔咔作响:“……那是个意外,我那天只是想分享给好友,结果手滑发给了你,还没办法撤销……”她虚弱地说:“谁让你玩了啊,玩了这个游戏,你以后还能直视那些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好队友们吗?”
  “呃,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方士谦放下手机,欲言又止,“……我好像恋爱了。”
  “你说啥!”表妹的眼睛蹭地亮了,立刻站起来跑到方士谦身边,扶着他的肩膀满脸八卦:“谁呀谁呀?你看上谁了?”
  在她灼灼目光的注视下,方士谦压力很大,连连摆手:“别这么盯着我,八字还没一撇呢,以后你就知道了。 ”
  “切,”表妹失望地坐回了原位,“连我都要保密,你的心上人难不成是玻璃做的水晶人儿,舍不得让人知道?”
  方士谦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望着天:“那倒不是,不过啊……”

  他不仅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是个男人。这恋爱,谈起来难度略大啊。

  那个游戏,方士谦已经很久没玩了,而且如今再想来,也没有多么遗憾。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厌倦单一的游戏模式,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方士谦一直觉得,遇到王杰希,实在是件三生有幸的事。毫无疑问,王杰希是个天才,他身肩无数荣誉,值得人信赖,更足以被仰望。他和王杰希是并肩作战的搭档,曾一同立于荣耀之巅;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几乎无话不谈,因无比契合而相处愉悦。
  方士谦在某一瞬间甚至幻想过,他未来将要携手一生的那个人,如果也像王杰希一样,那么他还是有信心,能够和她走到生命的尽头。
  他一直以为,爱情和友谊极易混淆,使人蒙蔽;可现在他忽然发觉,原来友谊和爱情,一直是同一回事。*

  方士谦现在突然很想打一个电话,问一问:“王杰希,你觉得呢?”

  但他忍住了。他只是坐在挂出“暂时停业”招牌的书店里,坐在舒适的扶手椅上,等待王杰希的到来。

  你如果下午三点钟到来,我从十二点就开始期待。*

  王杰希的身影在街道的那一边出现了,正在向这里走来。

  方士谦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唤醒了,它忽然兴奋起来,砰砰乱跳,分不清是忐忑还是欢快。王杰希走的越来越近,他一下子就镇定下来。

  王杰希推开门,带起的风将门边的风铃吹的轻晃,绿萝叶间漏下的阳光在他脚边铺开。他走到方士谦面前,望着他——
  方士谦站起来,直视着王杰希的双眼,语调异常平静:“你愿意试试,和我交往吗?”
  他的神情也十分寻常,就是大多数时候对着别人的礼貌微笑,完全不像是面对王杰希,在郑重告白。

  王杰希和他对视几秒,唇角上扬,笑着回答:“可以。你的告白,我接受了。”

  方士谦一怔,音量随即也自动大了起来:“你——答应了?我都做好被你暴揍的准备了结果你……”他有点难以置信,“你就这么答应我了?”
  “不然呢。”王杰希反问他,“我有什么理由暴揍你,我答应是因为我愿意啊。”
  方士谦把双手放在王杰希的肩膀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那我再问一遍,我想和你谈恋爱,你接受吗?”
  “当然,”王杰希认真回答,“我也想跟你谈个恋爱。”

  方士谦收回手,脑中千头万绪纷至沓来。他觉得进展太快就像龙卷风——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告白,第一场恋爱,还是和男人,和他最好的朋友——就这么成了?有点难以置信。

  王杰希的声音响起:“你在想什么?很意外吗?我以为你早就发现了。”方士谦蓦地抬头,问:“什么早就发现了?”
  王杰希从容解释道:“你还在微草时,就特别喜欢黏着我。一起坐大巴时,很自觉地就会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或者把我的脑袋往你怀里按……”
  方士谦想,的确有这回事,不过身为一个关心队长的副队,这有什么不对吗?
  “还有,你讨厌别人跟我亲密接触。每次叶修试图跟我勾肩搭背,你都会拍掉他的手,再甩他一记眼刀……”王杰希继续说道。
  方士谦回忆,没错,因为叶秋是夺冠之障,且无节操下限,王杰希要是跟他接触,容易受到伤害。
  “第五赛季夺冠时大家去唱K,你喝醉了,抱着我连亲好几口,说我们是天生一对,还说要和我绑定永不分离,拿到十指全都戴满冠军戒指……”王杰希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可是你食言了。”
  方士谦语塞:“我……完全不记得还有这回事了,我……”他的声音低下去,“抱歉,没能陪你走到最后。”
  王杰希却忽然笑了:“没关系,现在陪我一起走还来得及。”

  王杰希很少笑的这么真心实意,方士谦看的呆了一呆,就听他继续说道:“那天你偷偷亲我时,我醒着呢。你叫我来肯定是有心事,但你一直不说,我只好装睡试探你。”
  方士谦感觉脸又开始发烧,王杰希唇边的弧度更大了。他说:“那天过后,我等了你很久,等你亲口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一直等到今天。”

  还好,还不算太晚,现在还来得及。

  “我们可以从今天起,正式谈一场真情实感的恋爱。”方士谦补充道。

  非常真情实感,方士谦想,在游戏里一见钟情的事,就不要告诉他了。太毁气氛。






END.





祝方王七夕快乐,百年好合!





*注:
是Paul auster所说,稍加改动。
改编自《小王子》。




一点补充:

文中的游戏《君临天下》纯属本人捏造,游戏原型是QQ空间小游戏《女皇陛下》。感兴趣的大家可以去试着玩玩看,确实比较简单,所以我已经弃坑了。

本文其实是双向暗恋。

袁柏清没有出现在那个游戏里是因为他双卡双待,一个人的话角色不够分配。

全文共8k5,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欢迎评论,欢迎大家来找我聊天(*´∀`*)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