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百日方王/Day9】Hunting.

*Warning:方士谦♀×王杰希♂,单方性转,非原作向。
ABO世界观,女×男,A×O,不太明显的GB

请确认已经理解上述内容,再决定是否要继续观看。不接受任何恶意的负面评价。












0.

“抓住你了。”

1.

  像是有好多人在耳边窃窃私语,方士谦被这声音吵醒了。
 
  她睁开眼,仰面躺在地上,头顶是空白一片的天花板。
  方士谦用手臂支撑着坐直身体,有许多视线从四面八方直白或隐蔽地投过来。不同肤色不同性别的人们或坐或站,服饰各异,各自交谈。
  周围的谈论声略小了一瞬,随即又重新大声起来。方士谦转动脖子,注意到有个黑发黑眼的少年坐在她身边,十分安静,此刻他正用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注视方士谦:“你醒了。”
  信息量太大了,而方士谦甚至连个得体的微笑都来不及挂上嘴角。她反问道:“你也是中国人?这就是你坐在我身边的原因?”
  这是个她全然陌生的地方,房间里汇聚了许多各国的少年少女们。他们的语言和外貌都让方士谦感到陌生,显然她身旁的这位也是这样想的——少年率先进行了自我介绍:“我叫王杰希,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方士谦也很快进入了状态:“我叫方士谦,国士无双的士,谦谦君子的谦。”说到这儿,她无奈地摊手:“听上去不像个女孩儿,我爸本以为我是个男孩,但我确确实实第一性别为女。”
  说完,她调整了自己的姿势,面向王杰希伸出左手,笑了一笑:“很高兴认识你。”
  王杰希握住那只手,表情很温和:“我也是。”


  方士谦,今年十六岁,第一性别女,在认识王杰希之前的人生轨迹始终很平凡。这个夏天和父母出国游玩,不慎走失,被拐卖人口团伙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孤苦无依。
  听完方小姐的叙述,王杰希点头:“我的经历和你差不多,不过我是半夜接到客服电话出门,被人强行带走的。”
  方士谦有点震惊:“什么?这伙人胆子也太大了吧……这可是犯罪啊!”
  “小声一点,不要激动,”王杰希示意她看看周围:“如你所见,和我们一样,这些人应该都是被拐卖来的,规模之大恐怕已经不是普通的犯罪团伙了,而是……”
  “……黑社会。”

  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伙荷枪实弹的黑衣大汉站在外面。为首的一个人抬手示意,他们就冲了进来,用手中的枪对准孩子们的头,迫使他们站起来,依次向外走去。
  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方士谦用手抱头,心脏砰砰乱跳,好半天才哆嗦着吐出一句:“……你……该不会是个乌鸦嘴吧……”
  王杰希同样护着头,脸色发白,轻声回道:“这下,我们恐怕更不容易逃掉了。”

  所有人排着队走进了另外一个空房间,接受了全身搜查,然后脖子上被套了一个金属颈圈。方士谦动了动自己的脖子,她非常不习惯戴颈饰,觉得这玩意儿简直勒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然后他们又在枪口的威胁下被迫上了一艘大船,像货物一样被赶到另外一个地方关押。
  房门反锁以后,孩子们就再度活跃起来,各自聚集。王杰希悄无声息地走到方士谦身边坐下,看她试图解开脖子上的颈圈,出言提醒:“别白费力气了,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解开,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地给你套上去。”
  方士谦没理他,仍然用指甲又抠又撬,直到累的气喘吁吁还差点把指甲扯断才停手,倒在床上一边平复气息一边反驳:“你不懂,就算不可能也要试一试啊,不然怎么能让我死心?”
  王杰希伸出手,替她把滑落下来又被汗水打湿的碎发别到耳后去,笑容很温柔:“也是,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个会轻易认输的人。”
  方士谦仰头望着他:“喂我说,王杰希,我们是不是该考虑怎么自救了?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那样我可不甘心。”
  王杰希收回手,抱起手臂,神色竟然很从容:“先不急,我有个猜测,很快就能验证了。”
  “你……怎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方士谦一个打挺坐起来,“话说,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黑手党啊人口贩卖啊,这些事情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
  “多读书。书籍能使人增加智慧。”
  “……你仿佛是在嘲讽我没文化……”
  “你想多了。对了,其实我比你小,我前两天才刚刚过完十五岁生日。”
  “王!杰!希!好啊你……快叫我方姐!”
  “还是谦谦更好听一点,很文雅的名字,你也最好人如其名一点。”



2.


  船上的日子单调而压抑,这些被关在一起的少年少女们各怀心思,在枪口下共同生活。不少人都加入了小团体。方士谦和王杰希也结成了同盟,目标是逃离这里。
  经过长时间的航行,这艘船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暂时还什么都没有发生,无人下达指令,也无人来打扰他们,但习惯了海上颠簸的众人都绷紧神经,忐忑地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等待的时间里,方士谦又一次询问王杰希:“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想法吗?”
  王杰希仍然很沉着,船上蔓延开来的骚动仿佛与他无关:“嗯。已经停船四天了,但这一次既不是补给也不是暂避风暴,也不打算上岸……看来我猜对了。”
  方士谦凑近他坐下,很期待谜底揭晓:“什么?”
  “现在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王杰希竖起一根手指,“好消息是,这伙人不打算出手货物,我们暂时不会被卖给口味奇怪的有钱人了。”
  方士谦的心提了起来,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那……坏消息是?”
  王杰希又竖起一根手指:“坏消息就是,看来他们选择了另外一种出售货物的方式——野外狩猎。而我们大概要成为狩猎的彩头了。”
  方士谦眨了眨眼:“呃,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狩猎彩头的……”
  王杰希收回手,神情蓦地严峻起来:“简单来说,就是一场普通的狩猎。划出一块猎场范围,把驯养好的猎物放进去,然后猎手带着装备,在其中尽情捕猎。”
  “不过这次的猎物,不是野兽,而是我们。”

  方士谦听完了这些话,却觉得自己一个字都没有理解。她沉默了一会儿,感觉寒意从指尖蔓延上来:“竟然会有这样的活动……我以前可从来没想象过……”
  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垂下头去,喃喃自语:“真没想到,在这个时代里,竟然还会有这么野蛮的活动。他们把人当作什么了?可以任意买卖的货物?噢,还不止这些,我们甚至还不如一件货物,而是猎物。”
  方士谦的眼睛慢慢变红了,声音也控制不住地哽咽起来:“该死的有钱人,不,该死的人类……我还没活够呢,可是一旦稍微想象一下以后的日子,都会觉得不如死掉算了……”

  直到这个时候,方士谦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开始感到恐惧。在过去的十六年里,她还是家中备受宠爱的小公主,觉得世界是那么美好。可现在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即将任人宰割的可怜猎物。
  虽然世界观受到重击,又被残酷的现实教育了一番,但她的眼泪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方士谦合上双眼,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就重新开口道:“我们接下来的命运听上去很悲惨,不过我可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她把头从膝盖上抬起来,咬牙切齿地宣布:“真以为本姑娘是任人揉捏的吗……等到狩猎开始,我要把他们狗头都打爆!”
  见她如此,王杰希原本想要安慰她的心思也收了回来:“我很高兴你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他上下打量一番方士谦,“你以前摸过枪吗?”
  方士谦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他:“当然没有!国内持枪非法。”
  王杰希又发问:“那,你学过搏击术,之类的吗?”
  方士谦答的很坦然:“没有啊,平时也用不到吧。”
  王杰希眯起眼:“那请你说说,你打算靠什么放倒一群装备精良、又有丰富经验的猎手?”
  方士谦这次回复的更加干脆:“靠异能啊。”
  这下惊讶的是王杰希:“你竟然已经觉醒异能了。”
  “没有啊,”方士谦大言不惭,“不过我的运气一向很好,第六感也比较敏锐。直觉告诉我,这次我也一定能逢凶化吉,但我左思右想,觉得单凭咱们两个人毫无胜算。所以不妨大胆猜测:我会觉醒异能,然后大发神威带着你杀出去!哈哈哈!”说完这通歪理,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杰希也被她的乐观逗笑了:“好吧,我承认,你的想法不无道理。但是异能者在普通人中的比例少之又少,所以我们也不能依靠这种暂时还虚无缥缈的东西。”他端正神色,语气严肃起来:“况且你还是个女孩子,在很多方面都会有劣势……”
  “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方士谦打断他,“忘记告诉你了,我可是个如假包换的Alpha。”
  这下王杰希可真有点诧异了:“你的第二性别是Alpha?女性Alpha的确很少见——”他很快整理了一下思路,“那么抱歉,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你会是个有力的帮手。”
  方士谦大度地摆摆手:“原谅你啦,其实我也是最近才觉醒。老爸觉得我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想要个儿子的愿望,就带我来国外旅游庆祝。唉,结果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别想太多,”王杰希安慰她,“有些事情总是无法被人预料的。”
  “唉,后悔死啦。”方士谦忽然想起什么,凑近王杰希问道:“话说你呢?你的第二性别是什么?”
  王杰希微笑着回道:“我吗?暂时还没有觉醒。”
  方士谦撑着下巴,眼珠转了转:“是吗……那我就大胆推测一下,我猜你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Beat!”
  “哦?为什么这样想?”王杰希好奇。
  “因为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觉得你这个人很理智,沉着又稳重,感觉好像不会被什么问题困扰一样,非常适合Beat。”方士谦想了想,一本正经地总结道。
  这下王杰希也沉默了:“……不得不承认,你也很高的语言天分,说起话来似乎总是很有道理。”
  “那是当然……等等,王杰希你怎么又损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听上去很有道理,”方士谦不服气地反驳,“实际上也很有道理吧!”
  “是是是,谦谦公主七窍玲珑心,说话有理有据,我很佩服。”王杰希哄她两句,忽然伸出手捏了一把她的脸颊,“有没有人说过,你鼓起脸的时候很像河豚。”
  方士谦突然被人捏了脸,自然是不肯罢休非要捏回去。她当即一骨碌翻身坐起来,双手掐着王杰希的脸:“想偷袭我?你还嫩了点。来来来,给爷笑一个~”
  王杰希勉强弯了弯唇:“我笑了,你快松手。”
  方士谦这才松开手,得意洋洋地坐回原位:“哼。”
  王杰希揉了揉自己的脸,觉得要哄好这个公主脾气的Alpha大小姐,的确很不容易。




  航船在停泊多日后终于重新活动,孩子们被驱赶下船,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海上孤岛。船梯被收了回去,回船的路线已经被切断。方士谦注意到不远处有一面标牌,上面的文字她不认识,但用鲜红涂料喷出的“48h”分外醒目。
  许多人茫然四顾,方士谦用手臂碰碰王杰希,示意他看那块牌子。王杰希看了一会儿,轻声说道:“属于富人的狩猎游戏,48小时倒计时,现在开始。”
  方士谦点点头:“祝我们能顺利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王杰希牵住她的手:“走吧,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头。”
  操控这场狩猎的人们就在后面,监视着猎物的行踪,同时保障猎手们的安全,俯视全局;手持枪支的大汉们就守在海岛边缘,防止他们逃脱下海。
  在没有摸清对手的实力之前,他们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只能先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储存食物和水,静待狩猎者们的到来。
  这些少年少女们就像真正的猎物那样,不情不愿地走上这个小岛,分散在岛上茂密丛林和巉岩山涧中,等待那渺茫的一线生机。




3.


  这个海岛的地形不算复杂,没有高山也没有峡谷,只有丛林和低矮的小型山丘。方士谦和王杰希结伴走着,一路上摘些果实,观察地貌。他们在找一块可以藏起来观察狩猎者的地方,最好有水源,因为有水就意味着有食物。
  方士谦还从来没试过荒野生存,看什么都新鲜,东张西望兴致勃勃。王杰希则负担起主要的探路工作,还要顺便解答方士谦的各种问题。
  方士谦看见绿叶中一点紫意,走过去扒开树叶,兴奋地嚷嚷起来:“哇是野生葡萄,唔……尝起来真甜!”
  王杰希忙着拽几根草系在树枝上做标记,头也不抬:“不要吃太多,再甜的葡萄也是含有很多酸的,胃会不舒服。”
  方士谦摘了几串放进口袋,抬头时又被树上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树上好像长了很多果子,你看看那是什么?”
  王杰希正抬头望向太阳辨别方向,没空理她:“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摘不到的,所以请你也不要再惦记它。”
  方士谦切了一声,走回到王杰希身边,走着走着突然跳了起来:“啊有蜘蛛!”她几步跑回来紧紧抓着王杰希的胳膊,心有余悸地摸摸胸口:“吓死我了,好大一只蜘蛛突然冒出来,吐着丝从我面前飞过去了。”
  王杰希转头看向她,有些意外:“你竟然害怕蜘蛛?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方士谦放开他的胳膊,故作潇洒地抱着手臂站立:“也不是害怕,就是觉得蜘蛛长了那么多条腿,外形很恶心罢了。”说完她一搂王杰希的肩膀,凑近他耳边说道:“而且很多蜘蛛是有毒的,你可千万不要小瞧它们。”
  她身高不及王杰希,此时勉强挽着王杰希的肩膀就有些吃力。王杰希便顺着她矮下身子,点头称是:“好,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方士谦满意地点头:“这还差不多。”又不知从哪摸出一粒饱满的葡萄塞进王杰希嘴里:“我特意留了一颗大的给你。尝尝看,很甜的。”
  王杰希被她突然塞了东西,只好先吃下,也顾不上还带着葡萄皮。甜蜜的葡萄果香在口腔中弥漫开,他咽下去,真心实意地感谢道:“嗯,确实很甜。谢谢你。”
  方士谦拨弄了一下长发,嘴角已经翘的很高,大言不惭道:“没事没事,跟着我,少不了你吃的。”





  时间飞快流逝,一转眼已经天色擦黑,夜晚即将到来。方士谦和王杰希找到了一处山洞可以暂时栖身,打扫干净勉强能对付着睡上一晚。
  更加理想的夜晚住处其实是树上,但考虑到方士谦不会爬树,而且据她坦白自己晚上睡相很不好极有可能从树上掉下来,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更加安全一点的山洞。
  简单地吃了一些野果,两人并肩坐在一起开始聊天。方士谦比较活泼,一个人就能讲个不停,因此大多数时候王杰希只是倾听,偶尔发表看法。
  月光映亮了大地,紧挨的两人却难以看清对方的面容,只剩下模糊的表情。这座海岛的气候还算宜人,与白日相比夜里温度稍凉,但起风时方士谦就忍不住连打好几个喷嚏。
  她揉揉鼻子,看到王杰希打算把外套脱下来连忙制止:“不用不用,你穿着吧,我不冷,就是风突然吹过来有点不适应。”
  王杰希看她一眼,又望望天边的明月,开口道:“已经很晚了,你去睡吧。”
  方士谦站起来,一边活动身体一边嘱咐道:“那我去睡了,别忘了到时候叫我。”转身欲走时又忽然回头,盯着王杰希的眼睛说:“要是被我发现你故意不叫我起来,王大眼你就死定了。”
  王杰希:“我知道了。”
  走出几步,方士谦又猛地转身,再次警告道:“不要学那些电视剧,我可不是柔柔弱弱的女主角。我是个Alpha,你别小瞧我。”
  王杰希:“是,我没有小瞧你。”
  方士谦这才心满意足,转身进山洞去了。

  他们约好轮流值夜,王杰希先值前半夜 方士谦后半夜。看着月亮开始逐渐下沉时,王杰希打算去叫方士谦换班。可真进了山洞,看见她躺在一层柔软绿色树叶上的睡的正甜,王杰希也就收回了手,把外套脱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走到外边重新坐下来。

  方士谦是个Alpha不假,可她才刚刚觉醒性别,第二性征远没有发育成熟,身体素质也尚未脱离女性范畴,各方面都很难跟男性相比。他们今天在岛上走了一整个白天,到后来方士谦已经累的话都不想说,但还咬牙跟着王杰希一起走下去,回来也忍着腰酸背痛忙这忙那,抱怨都顾不上。所以刚才看她睡的那么香,王杰希也实在不忍心把她叫起来,来外面吹冷风。
  明明还只是个小姑娘呢,就要受这些辛苦。王杰希想,之前在家里时想必也一定是家人的掌上明珠,向来千娇百宠;但现在看,她好像也不完全是个被惯坏了的小公主。
  又是一阵夜风吹来,凉意让王杰希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站起身,准备起来活动活动。一直呆着不动实在太冷了,更何况他的外套刚刚给了睡梦中的方士谦。

  等到日出时,再叫她起来看吧。
  望着渐渐西沉的明月,王杰希想。




 

  天色慢慢变亮,天空的色彩也越来越浅,黎明正悄然到来。王杰希走近山洞,在方士谦耳边叫道:“醒醒,该起床了。”
  “……唔……”方士谦动了动,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什么,却没有睁开眼睛。王杰希又拍了拍她的胳膊,方士谦翻了个身,还是没醒。
  王杰希想了想,觉得干脆抓着她摇晃一通算了,可到底还是没忍心,叹了口气,准备拍拍她的脸颊,但手碰到的地方竟然是发烫的。王杰希神色一变,试了试她的额头,发现方士谦竟然发烧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发烧后人的身体会变的虚弱,但他们还没有走出这个岛……王杰希心中念头转过两遍,手上急切地拍着方士谦的脸颊:“方士谦你醒醒!快起来,你发烧了!”
  方士谦抱着王杰希的外套,哼哼两声,不耐烦地嘟囔道:“吵什么吵……放假明明八点起床……”

  费了半天劲把睡眼朦胧的方士谦叫醒,王杰希用树叶接了一些水喂她喝掉:“你发烧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方士谦晃晃脑袋试图清醒一点,却觉得更晕了:“啊,是吗,我好晕啊……”
  王杰希把摘来的果子递给她:“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方士谦接过,咬了一口,咂咂嘴道:“怎么回事,不甜啊,王杰希你糊弄我是不是。”
  王杰希没说话,脸色更不好看了。刚才方士谦吃下的可是没成熟的山楂果,酸的让人流泪,可她吃了竟然嫌不够甜。看来的确是烧的很严重,现在连正常的味道都尝不出来。
  王杰希还在思索,坐在那儿的方士谦却要闹脾气了:“王杰希,我昨晚跟你说什么了?到时候要叫我起来。可现在我一觉睡到大天亮,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王杰希走到她身边:“你先躺下,还发着烧呢,什么事等会儿说。”
  方士谦任他扶着软绵绵躺下,确实感到自己身上发烫,仍然不依不饶:“少转移话题了,我跟你说这事儿没完。你休想糊弄过去。”
  “好好好,等你烧退了任凭处置。”王杰希敷衍地应下,转身又去忙活了。

  方士谦躺在树叶铺就的简易床垫上,有一觉没一觉地睡着,醒来就闭着眼睛胡思乱想。忽然一声闷响传来,她睁开眼睛,心头一颤。
  王杰希拿着凉水浸过的手帕走进来,把手帕贴在方士谦额头上:“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
  方士谦张口,声音有些沙哑:“刚才那是不是枪声?”
  王杰希在她身边坐下,神情仍然很平静:“是。你睡着的这段时间里,不止这一声枪响。”
  方士谦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口:“狩猎已经开始了,有人被抓住了,对吗?”
  “是。”
  “很快我们也会被发现,然后被抓住,是吗?”
  “或许吧。”王杰希回答,“就算我们能在狩猎结束前躲过射杀,不被发现,我们也还是会被抓回去。”
  他的手指摸着方士谦脖子上的颈圈:“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东西就是定位装置,主办方用它来回收和追捕逃跑的猎物。”
  方士谦继续说道:“所以如果不把它摘掉,就算我们能逃出去,也会被抓回来,对吗?”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低头看着方士谦。

  他说:“我们逃不掉了。”

  方士谦闭上眼睛:“对不起。你自己走吧,把我丢下就好了。”
  王杰希把她头上那块手帕拿起来,声音平静如常:“不必了,就算丢下你我自己也走不出去的。这场狩猎的残酷远超过我的想象。”他伸出手,碰了碰她稍稍变凉的额头,接着说道:“况且,我家里也有个妹妹,我想你也一定会有哥哥。站在一个哥哥的立场上,我没办法丢下你不管。”
  方士谦再度沉默,许久之后才轻声说:“谢谢你。我很抱歉。”




4.


  狩猎者的到来令人措手不及,王杰希从溪边返回山洞时,一个陌生男音从里面传来:“真是没想到,小家伙藏的可真够深啊。”
  王杰希心脏猛跳了一下,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俯身捡起一块石头,放轻脚步向山洞里走去。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站在方士谦旁边,手中握着一把猎枪。
  嘭,男人栽倒在地,王杰希松手,石块从他手中掉落,还沾了一点鲜血。方士谦依旧闭着眼,睡的很甜,丝毫没有察觉刚刚发生过什么。
  王杰希呆立在原地了一会儿,正打算处理一下现场时,忽然身后一股大力传来,他被人反剪双臂钳制住了。紧接着他的下巴也被人捏住向后扳,视线里出现了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的脸。他被人抓住了。
  陌生男人打量了王杰希一会儿,摇摇头道:“背后看起来还不错,没想到眼睛有问题。”说着又在他颈间嗅了嗅,“看上去还没性别分化,小小年纪胆子倒挺大。刚才那一下,啧,真干脆啊。”
  王杰希抿紧唇任他打量评价,待他说完才开口:“我有没有价值还是你说了算,毕竟今天站在这里的杀人犯,不是你就是我。”
  男人眯起眼,兴味盎然:“哦?你看出什么了?”
  王杰希挣开他的手:“先放开我再说。放心,我逃不掉的。”
  男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方士谦,从善如流地松开王杰希:“没问题。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
  王杰希站在他对面,活动了一下身体,目光落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你想要他死,但现在还缺一个替罪羊。”
  男人拄着猎枪站直身子,目光欣赏:“猜的不错,让我很惊讶。介意说说你的思路吗?”
  “这个人进入山洞狩猎,却被我一击打昏,是不设防的表现。但你随后出现并且轻松制住我,证明你尾随他而来,而他并不知情,或者他对你十分信任。”王杰希条理清晰地分析道,“但你进入山洞时故意放轻脚步,证明你不想被他发现,可以排除他信任你。那么你尾随他的目的呢?很显然,是杀人灭口。”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整理思绪,才接着说道:“这种狩猎的保密性和安全性都极高,但那是针对几乎没有杀伤力的猎物而言,不是猎手。所以我猜你应该与他有仇,想要借这次狩猎的漏洞杀掉他。”
  男人鼓起掌来:“真精彩,真是令人钦佩的推理,几乎堪比一场优秀的推理电影了,但还不止这些。”男人提起猎枪,冲着地上的男人开了一枪,满意地看着血花在他心口绽开,才继续说道:“我还联系了附近的国际警方,他们很快就会赶到。到时候这场狩猎的组织者都要坐牢,而这家伙,他将身败名裂,死后也不得安宁。”
  王杰希仿佛没有看到方才的惨剧,语气依旧平静:“那么我想和你谈一谈交换条件,我会认罪,承认是我开枪杀了他,你将清白无罪;但你要保证在警方到来之前,保护这个女孩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男人摸着下巴,看了一眼方士谦,笑道:“我猜你们之前并不认识,但你竟然愿意为了她做到这种程度……啧啧啧。”他向前一步,捏住王杰希的下巴逼他仰视自己:“可以,我答应你。就算上了法庭你想反悔,我也有一万种方法让你认罪。”
  王杰希用了些力气挣开他的手,退到一旁:“我不会反悔,也希望你能遵守约定,保护好她。我会监督你的。”
  男人盯着他,笑道:“你可真有趣,可惜就要死了,不然还真想收进麾下为我所用呢。”
  王杰希还未开口,身后就传来另外一个声音:“他不会死的,该死的是你。”
  那声音清澈又柔婉,甜美的仿佛一块包装精致的水果糖。话音刚落,一把铁剑凭空出现,割断了那人的脖子。鲜血喷涌,溅了王杰希一身。
  男人带着不可思议的讶然神情倒了下去,方士谦缓缓站起来,长发无风自动,双眼中猩红一闪而过。
  “方士谦!”王杰希喊她,颈间却忽然一凉,金属颈圈上的金属竟然缓慢变形,同皮圈剥离开来,松开后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与此同时,过度使用异能的方士谦眼前一黑,向地面倒去。王杰希冲过去接住了她。



  方士谦做了个梦。梦里她从一个国家中最尊贵的公主一落千丈,变成一个乞丐,流落荒岛。一个过路好心的魔法师对她伸出手,和她一起生活,给她变魔术,还带她去海边听人鱼唱歌。
  后来有一天,魔法师忽然消失了,谦谦公主找啊找,走遍了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问过了她见过的每一个人,但没有人见过魔法师。公主很伤心,坐在地上开始流泪,泪水淹没她的脚踝,变成一片海。海上渐渐有泡沫浮现,透过朦胧泪眼,公主看见了魔法师的身影。
  她想大声呼唤魔法师,但喉咙又干又痛,发不出声音,只好看着那个人在风中轻飘飘地飞起来,像个泡泡一样,上升的很高很高,在阳光下啪地碎掉。
  方士谦实在是太伤心了,以至于醒来时仍然没从梦境中解脱,愣愣地睁着眼发了很久的呆。王杰希喂她喝水,她也怔怔地不肯张嘴。王杰希只好拍拍她的脸颊:“回魂了,发什么呆呢。”
  方士谦惊醒,梦境中魔法师的脸就在她眼前,鲜活生动,依然那样关切地望着她。她的眼睛忽然就红了,一头扎进王杰希怀里:“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王杰希拿她没办法,只好任她抱着,一边回答:“嗯,我好的很。这还要多谢你。”
  方士谦抬头,神情懵懂的像只小白兔:“我怎么了?我好像做了个梦。”
  王杰希推开她的脑袋,把水壶递给她示意她先喝水:“你觉醒了异能,杀了那个人。现在我们暂时安全了,只要安心等待救援就好。”
  方士谦捧着水壶咕咚咕咚喝水,一口气喝干才抹抹嘴:“哦……我好像想起来了。”她盯着王杰希,眨了眨眼,“其实我早就醒了,你和那个人的对话我也听见了。但是我当时太难受,话也说不出口,浑身都不舒服。听到他要你死,我就气的一个翻身坐起来放狠话。然后…………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看来你发烧不是因为着凉,而是异能觉醒的前兆,”王杰希看着她仍然红扑扑的脸颊,说道,“不过你的异能现在还不稳定,应该尽量少用,以免对身体造成过大负担。”
  方士谦摆摆手:“这个我当然知道,我现在还浑身难受呢,根本不想动弹。”她把水壶搁下,问道:“对了,这个水壶你从哪里找到的,我们哪儿有水壶啊?”
  王杰希回道:“那人身上带的,我看你都快烧糊涂了,就拿来给你接水喝了。”
  方士谦一愣,接着差点跳起来:“什么?那家伙用过的!太恶心了吧!!!”
  “你嫌弃什么,现在有的用就很好了。”王杰希浑不在意。
  “天啊,我要喝多少牛奶果汁才能冲走这种让人反胃的感觉……”方士谦作势干呕,同时鼻子一动,“咦,说起牛奶……我好像真的闻到牛奶的味道了。你闻到了没?”
  王杰希正摆弄刚捡到的枪,心情不错,难得也有心思开玩笑:“没有啊,你是不是饿出幻觉了。”
  “不对,我以我堪比警犬的鼻子保证,这附近一定有牛奶。”方士谦感受了一下周围,“而且还是极品醇香牛奶,香的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她顺着奶香味站起来,一路向前,最后停在了王杰希身边:“哇,原来是你身上的香味啊。”
  王杰希放下枪,意识到了不对劲:“你说什么?等等,这感觉……”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我好像……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性别分化了,没有抑制剂的话会很难办的。”
  方士谦已经被王杰希身上散发出来的Omega甜香熏的几乎失去了判断力。她伸出双手一把抱住王杰希,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好香的牛奶啊——好想喝。”
  王杰希也处在失控的边缘,脸色涨红,呼吸急促起来。方士谦的信息素被他彻底引出来了,如果不尽快解决,他们两个大概都会失去理智,然后做一些顺从天性的事情……
  他努力想把方士谦从身上扯开,让她离自己远一点:“喂方士谦,能听到我说话吗?快从我身上下去,快离开这儿!”
  方士谦没理他,继续在他身上磨蹭,一路闻着蹭到了脖颈。身体此刻最脆弱的部分在别人嘴下,王杰希本能地感到了恐惧,连忙闭口不再说话,以免刺激到方士谦。



  此时此刻,方士谦的神智正在天上飞高高。她想到了很多。
  方士谦想起她曾经有一块很好闻的香皂,牛奶味,甜的她晕晕乎乎,洗澡时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结果是冲到水龙头下拼命漱口,像条鱼一样吐出了满嘴白色泡沫。
  而现在,她凑近王杰希颈间,深嗅一口气,鼻端充盈着香甜的牛奶芳香。这真是太美妙了,她想,对准那块小小的腺体果断地咬了下去。

  世界安静了。




5.


  救援部队赶到时,方士谦已经对王杰希完成了初级标记。两人的信息素混在一起,身体也紧紧拥抱着粘在一起,好像要永远不分离。
  国际人口贩卖走私案取得重大进展,一大批受害人同时获救。方士谦莫名其妙地觉醒了异能,来了个海岛二日游,还顺便标记了个自己的Omega,再次醒来时感觉人生翻天覆地,脑中一团浆糊。
  她抱着自己的一沓材料,跑到王杰希的床边去看他。刚刚分化为Omega的少年还没有醒过来,安静地躺在床上,连眼睛上的小小瑕疵都看不出来,此刻在方士谦眼中简直美好的像个天使。
  她看了看手中的异能学院录取通知书,又低头看了看王杰希的睡颜,最后学着大人们那样,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希望我们很快就会再见,我的小omega。







  入学那天,阳光正好。方士谦仰起头,望着异能基地气派的大门,心中涌上一点怅然。
  走进这里,成为异能者,以后就再也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那又怎样,以后的日子还长。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谁又能说得清呢?

  她这样想着,然后像许多新来的年轻人那样,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分离之后,才能迎来下一次重逢。

  方士谦期待着,与王杰希的重逢。








END.






全文共1w+,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欢迎评论|・ω・`)

评论 ( 8 )
热度 ( 109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