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方王】隔秋水.

方王深夜60分
主题:向死而生
古风paro





  七月朔,嘉世山庄派人前来,请微草谷医神出诊。
  王谷主看过来使书信,扫一眼丰厚谢礼,拒绝的话未出口,方士谦已抢先应下:“我随你去。”
  王杰希便没说话,顿了一顿放下书信,起身向后苑走去:“稍候,我还有些事要和他交代。”
  方士谦自觉跟上去,留下大厅内众人相顾无言,一时气氛诡异。
  这,这架势,今日莫不是要见血?

  走进水苑,负手立在静水旁,王杰希面上神情平静,话语却毫不客气:“此去嘉世,你有什么打算?如果不能说服我,别想走出微草谷。”
  “嘉世若乱,武林难安。”方士谦落在王杰希身后几步,信步而来,十分从容,“我若不去镇着,天下又有谁人能踏进那一滩浑水,而毫发无伤?”
  王杰希皱眉:“今日之嘉世,局势晦暗未明,十死无生。就算是你,此去也未必能全身而退。”他停顿一下,才接着说道:“你若出了事,我定会为今日所为后悔终身。”
  方士谦向前几步,直视着王杰希的双眼,勾唇笑道:“我向来不做无把握之事,相信我,医神之名可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你总是太过自信,”王杰希摇头,“我不能用你的性命,去赌微草谷的明日……”
  方士谦却忽然将他抱住了。

  医神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心系微草,我又何尝不是。放心,就算是为了微草,为了再次见到你,我也一定会活着回来。”
  那话语坚决又温柔,念着好多人,又仿佛只说给他一人听。

   方士谦总是这样,大话满口跑,情话却不好意思见人。哪怕要说与人听,也悄悄的,又含蓄,在耳边低低絮说着,王谷主简直没法拒绝。

  王杰希终于松了口:“你可以去,但七日内必须启程回谷。”
  方士谦喜得忙抱着他又亲了一口:“遵谷主命。”

  说服了谷主,一切也就不成问题。简单收拾行装后,方士谦拒绝旁人陪同,随嘉世来使独自出谷。
  微草谷地处朔北一方深谷,气候分外宜人。时值夏日,谷外林木蓊郁,奇花竞放,煦风拂面吹来时都沾染了花香。
  嘉世来使望着四面景致,啧啧称奇。方士谦勒马慢行,在熟悉的美景中渐渐走远,心中慢慢涌上不舍。
  这是他的家,有他的师门,承载着他多年的往事,还住着他的心上人。

  “走吧。”方士谦调转方向,一甩马鞭,将微草谷的景色丢在身后。
  他不怕一入嘉世山庄后,将面对怎样的风风雨雨。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他所有的退路。



  七月七日,嘉世护送方士谦入微草谷。王杰希看见他时,几乎只剩下一口气。
  医神见他来了,打起精神,道我回来了,没有食言。声音轻的几不可闻。
  王杰希急着赶来,只着了亵衣,一身单薄站在他床边,此刻低头看他,也不说话。方士谦心疼他,休息一会儿接着说道,虽说武林高手不畏寒,你也注意着些。着凉了再吃药,对身子不好。
  说着喘口气,又道,武林高手算什么,医神又算什么,医者不能自救,不论多高明都是一样。可叹我当初信誓旦旦,竟以为自己是不同的……咳咳咳,到头来,白白赔了性命。
  咳嗽两声,方士谦安静下来。王杰希忽然开口道:“你常说,后悔最是无用。那我问你,当初执意要出谷去,你可曾后悔?”
  方士谦闭眼:“自然是后悔的。后悔没多看几眼微草谷的美景,后悔没时常对你说……咳,我有多喜欢你。”

  医神方士谦,受邀南下,于嘉世遇刺,北上归乡途中性命垂危,最终殒命微草谷。微草与嘉世从此交恶。


  后来的日子里,王杰希曾许多次出谷,或访友,或杀人。每次离开微草谷时,他都要频频回望,似眷恋,且不舍。
  只有王杰希自己知道,他不过是想看看当日方士谦眼中的景色。想象他在返回途中望乡,如何望穿秋水;想象他怎样一步步离开,踏上不归途。


  故人隔秋水,一望一回颦。


完.

“故人隔秋水,一望一回颦。”出自南宋·姜夔《桂花》。

主题解释:明知去嘉世本是十死无生,但方士谦说过要活着回来,他没有食言。

古风复健失败……算了打游戏去(。•ˇˍˇ•。)

评论
热度 ( 28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