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黄王】夜雨江湖.

*古风架空,一个片段




  黄少天推门而入,摘下斗笠,拂落一肩风雪。
  屋内融融热气一拥而上,将漏进的寒意吞吃干净。剑圣绕过绘着春山图景的屏风,敞开嗓子问候一句:“我回来了——”
  王杰希正伏在书案上,笔底蜿蜒,闻声抬头看他一眼:“回来就好。”
  黄少天大步走来,径自拽把椅子坐在旁边,又给自己斟了杯茶水:“你写什么呢,谁又劳烦你给他写药方了?别又是嘉世山庄那帮人吧。差我南下跑个几千里还不够,现在又来折腾你,真是麻烦。”
  王杰希忽略他的废话,直接问道:“用过饭了吗,厨房今日买了鲜鲤,三九天可难得尝鲜。”
  “鲫鱼汤才是美味,况且你们谷里无论做什么都要放草药,好好一锅汤也弄成药膳了。”黄少天用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望向窗外,“不过你王谷主亲自相邀,我就赏脸一尝吧。”

  窗外雪片纷扬卷了漫天,微草谷内目尽处皆是银白。雪中雕楹画槛别有风姿,美得恍似仙境。
  可这里尚属红尘,终归摆不掉世俗纷扰。

  伏案许久后,王杰希终于搁下笔,想看看时辰。他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外面风雪暂歇,天色放晴,天地间一片宁静。
  茶盏碰地放在桌上,黄少天也站了起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向窗边走来。
  王杰希仍负手望着窗外,没有转身。一只雪色鸟儿自远处飞来,敛翅落在窗上,鲜红足上系着一个小竹筒。
  那是微草谷的传信鸟,表示此信百里加急。王杰希应该立即取下鸟儿传来的消息,可他没有动弹。
  一把长剑将他当胸刺穿,鲜血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染红他的青色衣襟。而露出一截的剑尖润过血,泛着幽暗蓝光。
  咳嗽两声,王杰希被剑气震伤,吐出一口血来。黄少天将冰雨一把抽出,王杰希便踉跄了一下,一手扶墙,一手掩住口中不断涌出的鲜血。

  黄少天脸上笑意褪了干净,没什么表情地拎着佩剑,缓缓开口道:“这一剑,只能由我赐予你。其他人都不配。”
  王杰希靠墙而立,指缝间滴落的鲜血在地上汇聚成一滩。他没有质问,也不止血,勉强稳住身形后便抬起头,直直望向黄少天,声音发哑:“原来你这样想。”
  “也好。”王杰希渐渐没了力气,滑落下去坐在地上,“既然你这样打算,我也只好接受了。”
  黄少天拧眉,冷笑道:“我等着看微草谷俱挂缟素,只是不知那时,江湖上又有多少人会为你而哭。”
  “怕是没什么人罢。”王杰希笑道。
  “有自知之明就好。”黄少天向他逼近,再度举剑,“从今往后,江湖上再无你王谷主这位英雄了。”
  冰冷剑锋一闪,情绝恩断。

  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名动天下的剑圣没有等到他的不败神话被打破的那一天,就选择了退隐江湖,封剑归山。
  相传黄少天在帝京刺杀了微草王谷主,被微草门下千里追杀,一路逃到南边点苍山上蓝雨观。掌门喻文州亲自出面调解,纠缠几日,剑圣竟飘然而去。临行前抛下随身宝剑,宣布退隐江湖,再不问事。
  天下哗然。

   千骑桃花万乘柳,春风百里过江南。
  一匹枣红骏马系在柳树上,柳荫下一泓溪水流过。黄少天蹲在溪边,手里捏一根树枝,紧皱眉头。
  一阵草丛被踩过的沙沙声响起,他回头,有人正春风杖履,缓缓而来。
  王杰希仍是一袭青衫,面庞带笑。他走近溪流,拂开低敧花枝,问道:“在看什么?”
  黄少天起身扶着他:“你慢着点,身子还没好别乱跑。”待王杰希站定,才郁闷道:“本来想抓两条鱼给你熬汤喝,谁知道这溪水清澈过了头,鱼看见我都跑的一干二净,根本逮不着啊。”
  王杰希望着他:“我一直以为,你们蓝雨观的人,都是招鱼喜欢的。”
  黄少天撇嘴:“你们微草谷就是对我们有偏见,尤其是你,看热闹不嫌事大。竟然在全武林巨擘面前诈尸,害得我百口莫辩,只能丢下剑就带着你立刻往南跑。”
  王杰希也正色道:“可我再不站出来,你就要被天下人唾弃。喻文州为你到处周旋实在太辛苦,连我都无法视之不理。”
  黄少天望天:“是是是,所以我的罪名洗脱了,可整个武林也都知道你我的关系了。现在他们为了圆谎焦头烂额,都在传我大义灭亲,用手中剑,杀心上人。”
  “这样也好。”王杰希放下青竹杖去牵他的手,十指相扣,“弃手中剑,得心上人。”

  从今往后,不论风雨,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手中剑斩天下恶,
  逍遥身换两心同。



完.

结尾打油诗点题,全文共1600+,算是个小片段。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有错字请务必告诉我,拜托了!

不要问我前因后果,就是单纯想看烦烦捅老王,不见血不痛快ớ ₃ờ

 
——————

谢谢大家喜欢,非常受宠若惊呢(๑•̀ㅁ•́๑)✧

注:“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 出自京剧《红鬃烈马 · 武家坡》。“桃李江湖”两句出自《寄黄几复》。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