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王杰希中心】彼方的来客.

*荣耀大陆奇幻设定,人物+账号卡,主角是王杰希。以后也许会继续写这个背景下的同系列故事。
本篇cp倾向:田王 以及一丢丢或许看不出来的肖王和高王

祝我王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







那一日你我相逢,
星屑落入林中。








  荣耀大陆上有许多逸闻,譬如那些关于传说中武器的故事。但是当战镰即死领悟被交到田森手中时,环绕在它身上的重重光环早已褪淡。
  第一次光荣圣战后的几百年间,威名曾响彻大陆的皇风佣兵团和伟大驱魔师的名号都已经被人们淡忘,并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掩盖在岁月的沙尘中。新任团长田森只能带着大家在大陆上四处奔波,接一些无足轻重的委托。
  比如这一次的委托——居住在希索森林外的居民们请求佣兵团到森林中探查一番,寻找一种不知名黑色雾气的来源。这些人祖辈居住在森林边缘,建立村庄,和进入森林的冒险者相安无事。可一周前,一股奇怪的黑色雾气弥漫在森林上空,散发着让人们恐慌的不祥气息,没有生物敢于靠近。
  皇风佣兵团在希索森林外驻扎下来,受到了附近居民们的热情接待。休整几天后,田森带着全副武装的几支小队,依次进入森林。
  未知总是难以预料的,经常游走于险境中的田森深知这个道理。因此在进入希索森林之前,他对全体成员都下了命令:任何情况下都要优先保护好自己,遇险时不要恋战,立即求援。
  “是,团长!”所有人都这样回答他。
  但是说出这番话的田森,显然没有料到,最先违背这些要求的人,会是他自己。

  田森带领的小队在进入森林后不久就遭遇了一场魔法风暴。因为不能点火,幽深的森林中能见度极低,行进过程中不知是谁触碰了什么,一场裹挟着元素乱流的魔法风暴突然在林间爆发。大家纷纷掏出武器抵御风暴,而身为团长的田森自然要站在最前面——于是在一通混乱的魔法对抗后,田森不慎被风暴席卷进去,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森林的不知哪块地方。
  田森醒来后就迅速起身,将战镰握在手中,在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开始观察四周环境。
  有大片黑雾笼罩在上空,如今的森林格外阴暗,视线所及处的植物也不大精神,生物更是全无踪影。一种毫无生气的死寂在林中弥漫开来,和因缺少阳光而潮湿的空气一起,使这个森林显得死气沉沉。
  突然,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引起了田森的注意。随着不远处的一丛树枝颤动,一只鸟儿拨开枝叶,款款飞了出来。
  眼见鸟儿冲他而来,田森双手握紧战镰,已经摆好了战斗姿态。在他如临大敌的注视下,那只小鸟从容地振翅飞到他面前,张开嘴吐出了一道绚丽红光,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魔法符号。
  田森瞪大双眼:“……求救符文?”
  机械鸟已经合上鸟喙,黑水晶制成的双眼中毫无情绪。在红光的映照下它的黄铜身躯显露无遗,头顶金属翎羽闪烁着锋利的冷光。显然这是一只机械与魔法相结合造出来的小宠物,而它的主人已经遇险,所以才派它循着魔法波动求援。
  田森看懂了这个魔法符文的含义,也就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机械鸟拍着翅膀在前面领路,田森在后面跟着它,打算去帮助这个不幸的人。
  绕过重重的荆棘,跨过一丛丛灌木,田森走了很久,跟着那只鸟一直向森林深处前进。愈往里面走,脚下的土地就愈发狼藉,而当他踏上一片像是被狂风肆虐过的焦土时,有个人正躺在那里。
  机械鸟从半空中收敛双翼,嗖地飞到那人身边,在他头顶盘旋。田森大步走过去,在那人身边蹲了下来。
  通过衣饰判断,眼前这个男人大约是个魔道学者。他身上有很多伤口,骨头也断了一些,看上去还很年轻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痛苦的神色,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昏迷过去,看样子需要尽快进行治疗。不过……该怎么把他带出森林呢?田森在检查一番后,起身思索了片刻。
  他将战镰挂在背上,然后重新蹲下,把人搂进怀里抱了起来。机械鸟也停在他肩膀上,收拢翅膀,低头盯着主人。
  男人个子蛮高,但抱起来却不太沉。田森漫无边际地想,如果扛起来,大概和扛一头鹿差不多吧。
  抱着昏迷的人,肩上落着一只向导鸟,田森大步向森林外走去,同时把手从男人腰间的熔岩烧瓶上移开。
  万一碰碎可就糟糕了。他想。该怎么向团员们解释,我落单后没有立刻联系他们,反倒带了个陌生人回去呢。

  回到驻地的田森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团长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快要急疯了”“你怎么失踪了那么久”,诸如此类的话语很快把他淹没了。田森腾不出双臂,只能先示意众人:“我带了个伤员回来,他需要急救。”
  大家的视线立即被转移了,几个牧师把男人抬走,姑娘们也准备去帮忙。田森则适时宣布:“通过我一路上的观察,这个森林有古怪。大家先休整两天,不要贸然行动,探索森林的任务可以过两天再进行。”

  休息的日子里,佣兵团众人和附近村庄的居民们迅速打成一片,田森也难得清闲了几天。捡回来的男人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竟然还是一大一小——田森站在床边,好奇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的眼睛有点像王不留行。”
  “是吗,你见过他?”男人躺在床上,声音平静又沙哑。
  田森扶他坐起来,递给他一杯水:“唔,匆匆一瞥而已,见过魔术师的确是件值得炫耀的事啊。”
  男人喝了半杯水,抬头看向田森:“谢谢你的照顾,我们现在在哪里?”
  “希索森林外,皇风佣兵团临时驻地。”田森接过水杯,又端起一碗蔬菜粥,“你昏迷了两天,还是吃点清淡的东西比较好。”
  “多谢,”男人转动视线,目光落在田森背后的血红色战镰上,微笑道:“团长你好,我是王杰希。”

  对希索森林的探索仍在继续,不过大家都谨慎了许多,几天下来虽没有什么新发现,但也没有再次出现伤亡。佣兵团众人闲暇时会主动去帮附近村民的忙,王杰希的身体恢复良好,能走动后就开始跟着大家去村子里转转,跟村民聊天。没想到这人竟然还蛮受小孩子欢迎的……
  阳光明媚,无所事事的团长大人坐在营帐外,一边擦拭武器,一边偷偷望着王杰希所在的方向。远处的青草地上,几个小孩围坐在王杰希身边,捧着脸看他变魔术。
  王杰希指尖一搓,就变出了一张深色魔法牌,捏着魔法牌再一甩,半空中就出现了一枚金光闪烁的小星星。他手腕一翻又如法炮制变出了好几颗小星星,轻轻一点,那些星星就嗖地飞向天空,在孩子们头顶依次碰撞,形成了一场小型的流星雨。
  “好漂亮……”孩子们仰头,看着自空中落下的点点星光,发出雀跃的欢呼:“哥哥好厉害!”
  王杰希坐在一截树桩上,机械鸟停在他肩头,像一只真正的鸟那样梳理羽毛。他微笑着看着孩子们:“这就是魔法。”
  田森停下擦拭的动作,叹了口气。

  几天相处下来,田森觉得王杰希是个很神秘的人。他在森林中遇险,可伤愈后却不急着离开,反而和佣兵团以及村民们打成一片;他是个魔道学者,对于魔法的掌握已经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程度,可他却用魔法来给小孩子放烟花;他的性格有些冷淡,但礼仪周全,与人交往时会让人很感到舒服……总之,这个人的来历一定不简单,他的到来,对于佣兵团来说也不知是好是坏。
  爱操心的团长大人有点担心。对这个自己亲手捡回来的人,以及这个人可能带来的一切,他既担忧,又隐隐有些期待。

  时间飞快地过去,黑色雾气的调查却毫无进展。田森决定亲自带队,尽快查清真相。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王杰希也要求前往。
  “我想跟你们一起去看看,”王杰希这样说道,“我几乎已经恢复了,不必担心我。对吧,团长?”
  田森只好做出保证:“是的,大家可以相信他。我担保,他的实力真的很强。”

  只有他们两个人时,王杰希客气地对他道谢:“我只是有些必须去做的事情。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田森忍不住问他:“非常冒昧……请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哦,快了。就在这几天也说不定。”王杰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你不必担心,请相信我,我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不幸和灾祸。”
  田森脸上有点发烧,他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不,你误会了,我并没有驱赶你的意思……”
  王杰希转过身,平静地对他笑了一笑:“没关系。你是个好团长。”

  在田森的带领下,佣兵团一行人在密林中穿行。根据几天以来绘制的线路图,他们前进的很顺利,很快就到达了从未到过的森林深处。也许是上天眷顾,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些端倪:森林中出现了一些疑似猛兽战斗时留下的痕迹,根据痕迹推断,很有可能是一头大型魔兽。而且森林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黑气就是从那里泄露出来的……
  田森思索片刻后下达了指令,“继续前行,注意谨慎一些。”
  众人继续前行,在几次休整后,他们走出一片森林,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那是龙吗!”有些团员被眼前的景象震撼,惊呼出声。

  那是一片开阔但毫无生机的土地,焦黑成段的树木东倒西歪,遍地绽开巨大裂痕。一头伤痕累累的黑色巨龙横卧在地面上,已经失去了生机,无比庞大的尸体源源不断地冒着黑气。
  田森也被这幅景象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自从成为一名驱魔师以来,他斩杀过无数魔兽,也见过许多奇异生物,但还从未像这次一样,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一头龙。
  龙是神秘的,是一种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很多人穷尽一生也未必能接触到哪怕龙的一鳞半爪。可他们面前现在就有一头,正等待着他们去探索。
  田森走近那头龙的尸体,仰望着这美丽而强大的生物,一时竟有些恍惚。王杰希就在他身后,也仰头看着这头庞然大物,语气依旧平静:“这很令人震撼,对吗。”
  佣兵团众人正围着这头龙兴高采烈地打转,尖叫声和议论声此起彼伏,田森却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半晌,他才缓缓开口:“你似乎不太惊讶……看样子你正是为它而来。”
  王杰希将视线从龙身上收回来,不可置否:“不完全是。不过,你们的委托应该可以圆满完成了。”
  田森也收回视线,看向他:“没错,想不到这个偏远地区的小森林里,竟然会藏着一头这样的龙。”
  王杰希抬头望着布满阴云的天空,方才一直不见踪影的机械鸟从半空中飞下来,落在了他的肩上:“命运总是难以预料,就算是占卜师的水晶球也难以指引——”
  一阵变调的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田森和王杰希同时看向混乱爆发的地方,大片烟尘遮挡了人们的视线,一头高大魔兽的身影缓缓出现。
  “鳞甲蜥蜴兽!”田森抓起了战镰奔向那边,同时高声下达指令,“全体成员,准备战斗!”
  佣兵团成员们迅速集结,掏出武器开始反击。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清楚,遇上这种魔兽,他们今天很有可能要在这里全军覆没了!
  田森一边向着团员的方向疾驰,一边在脑中飞快地思考对策。鳞甲蜥蜴兽是一种大型魔兽,虽名蜥蜴但外形更贴近于龙,攻击力和危险性极高,几十人遇上它都很难生还。这次进入森林的只有不到三十人,如果正面战斗的话,必然会十死无生……
  田森迅速加入了战斗,挡在最前方,并很快做出决断:“大家不要恋战,争取在森林中把它甩掉!”
  王杰希也乘着风款款飞来——他那只几乎从不离身的机械鸟的体形进行了变化重组,大到足够让他坐在上面。但他竟然没有拿出他的扫把,这对于一个魔道学者来说可有点奇怪。
  迎着田森疑惑的目光,王杰希微笑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我的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只能变些把戏逗小朋友开心了。”
  原来那时的偷窥,被他发现了……田森有点羞惭,但高强度的战斗让他很快就无暇注意这些事情。战镰用力斩下,田森的心中已经重归平静。
  既然没有其他后路,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击退这头可恶的家伙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色逐渐黯淡。尽管黑色雾气依旧遮挡在森林上空,但仍有朦胧的月光依稀落下来,昭示着夜晚的降临。
  林间空地上,激烈的战斗仍在进行。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双方两败俱伤,但局势却已经分明——佣兵团众人大都精疲力竭,而魔兽却实实在在地被他们激怒了。它结实有力的尾巴不住地拍打着地面,鼻腔喷气,发出愤怒的吼叫。
  田森身上已经几处负伤,虽然都是轻伤,但他现在仍然非常暴躁。
  方才他们试图将这头魔兽引进森林,然后利用陷阱将它困住,再慢慢磨死它。但这头魔兽竟然不肯离开这块空地,宁可眼睁睁地看着这群伤了它的敌人离去也不肯追赶。田森带着佣兵团众人跑出很远才发觉不对劲,回头再看时,那头鳞甲蜥蜴兽已经掉了头,冲着巨龙而去。
  田森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头魔兽的出现并非偶然。身属龙族系谱的鳞甲蜥蜴兽本身已经相当强大,但仍然逊色于真正的龙。如果它能够吞噬掉一头龙的身躯,那么它一定能变得更加可怖!它正是嗅着这头龙尸的气味,冲着巨龙而来!
  如果放任它吞噬掉龙尸,成功进阶后大发龙威,那么不止佣兵团的这些人难逃一劫,恐怕等到收到消息的其他佣兵团赶来时,整片森林和周围的村庄,都将成为一片死地……
  田森在想通这一切后,立刻率领佣兵团众人返回空地,再度与魔兽厮杀。但是被激怒的魔兽显然不是他们能正面抗衡的,经过长时间的苦战,佣兵团已经明显落在下风。所有人都是凭着毅力勉强坚持,一旦某处松懈,鳞甲蜥蜴兽就能将他们的防御圈撕开一个口子,然后一举歼灭。
  退,附近村民绝无生还可能;不退,佣兵团众人今晚定将在此覆灭。身为佣兵团的团长,同时也是第一驱魔师,面对抉择,田森犹豫了。
  他看向手中的血色战镰,曾经叱咤荣耀大陆的神兵即死领悟,正发出阵阵嗡鸣。它在渴望鲜血,渴望战斗!
  田森做出了决定。

  他下达了命令,沉着的声音响彻四周:“所有人向后退,撤进森林。我已经找到了这头魔兽的弱点,你们在森林中等我,布置好陷阱。我会稍后把它引过去。”
  团员们不疑有他,依言后退,很快就撤离空地,消失在了重重林影中。王杰希也乘着机械鸟离开了,并若有所思地看了田森一眼。整片空地上一时陷入寂静,只有田森和魔兽遥遥对峙,战斗一触即发。
  镰刀刃上闪过一道暗红光芒,嗡嗡作响。田森深吸一口气,握紧战镰,准备进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战斗。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方法,他也根本没打算把这头魔兽引出去。驱魔师既能驱魔,亦可封印,他只是想燃烧自己的生命,换其他人平安。

  鳞甲蜥蜴兽焦躁地踱着步子,田森已经率先冲了出去。
  来决一死战吧!田森想,今夜,就让你见识见识大陆第一驱魔师的荣耀!


  森林中,大家各自休养,强打精神,布置着五花八门的陷阱。王杰希站在一旁,他的那只机械鸟已经变回了正常大小,又停在了他的肩头。
  突然,他自言自语道:“你们真的很相信你们的团长啊。”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表情各异地对视,没有人说话。王杰希又继续说道:“也是,恐怕正是你们全心全意的信任,才让他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吧。”
  有人的脸色变了,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王杰希却自顾地从布袍下掏出一把扫把骑了上去,丢下一句“我去找他”就消失在了森林中,只留下身后扫把划过的一道闪着微光的星尘轨迹。
  有人惊呼出声:“天呐那是——”“灭绝星尘!”“竟然是那位大人……”

  一朵小小的星星从他的袖中钻出来,窜上天空,炸开一团闪亮的光芒。

  “当——”地一声碰撞,田森被震得手麻,战镰险些脱手。鳞甲蜥蜴兽则甩甩尾巴怒吼一声,根本不受影响。
  在这场战斗中,田森完全处于下风。这只魔兽丝毫不愧于它的凶名,就算是几十人也未必能取胜,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单挑的。田森已经没了当初的侥幸心理,封印符咒已经准备就绪,只待捕捉到机会,就要与魔兽同归于尽。
  魔兽的尾巴狠狠劈下,田森没有躲开,准备抓住空隙将符咒丢出去。
  轰!一道闪着星芒的光线打的魔兽尾巴一偏,紧接着一声清脆碎裂,一片熔岩在它身上炸开。田森忙后跳几步站在安全范围内,王杰希无声地出现在他身边。
  王杰希的扫把停在半空中,他转头看着田森,叹了口气:“我应该和你说清楚的,你根本不必独自面对它。”
  他的手中还捏着一张星星牌,说话间信手丢了出去,幻化出一道射线击穿了正在岩浆中挣扎的魔兽。田森握紧战镰,盯着扫把不断散落的点点星尘:“你是王不留行?”
  “也是王杰希。”他又从腰间摸出几个烧瓶,“微草的人已经知道我在这里,正在全力赶来。如果你刚才不那么冲动的话,应该能在这头蜥蜴变成龙之前,等到他们的支援。”
  “对不起,你不该回来找我的,现在走还来得及。”田森挡在他身前,“我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它已经被完全激怒了,我不解决它,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王杰希已经驱动扫把从他的肩头飞过去了,直冲魔兽:“不用太沮丧,有我在,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田森一怔,随即笑了出来,提起战镰也冲了上去:“你说的没错,魔术师大人。”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田森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魔术师打法——王杰希的身影像流星一样难以捕捉,他比常人稍轻一些的重量在扫把上无比灵活,可以从任何角度飞出,伴着千奇百怪的魔法道具砸在鳞甲蜥蜴兽身上。有王杰希的配合,田森之前总是落空的攻击现在无一失手,每一刀下去都带起了血花和魔兽的怒吼。两人之前从未配合过,但此刻却默契得仿佛绝世好搭档。
  经过长久的战斗后,两人对视一眼,王杰希会意,丢下一把驱散粉延缓魔兽行动,然后转动扫把撤离。田森则掏出一张驱魔符,抛向空中。
  漫天流火飞炎炸开,将魔兽笼罩在其中。田森周身则燃起一层淡淡血焰,他高高扬起战镰,带着血色光晕将魔兽一刀劈开。
  一切魔法的痕迹都渐渐消失了,魔兽发出垂死的长鸣,不甘地摇晃两下,然后倒下了。田森以战镰拄地,大口地喘着气,王杰希的扫把就停在他面前,飘落荧荧星尘。
  田森抬头望着他。王杰希的脸庞苍白了一些,一滴汗水从下颌无声滚落。他的脸上仍是一个平静浅淡的笑意。
  “好累。”王杰希突然闭上眼,身子向前栽倒,就要从扫把上掉下来,田森连忙丢了武器伸手去接他。
  战镰和扫把先后砸在地上,而田森将王杰希抱了个满怀,像星辰轻柔坠落在他怀中。

  “王杰希你没事吧!”


  将人检查了一遍,确定他只是魔法透支,有些过度劳累后,田森才松了一口气。他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把王杰希放在腿上,小心地搂在怀里。
  时间慢慢流逝,黑色雾气散去,有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漏下来。怀里人动了动,田森睡意顿消猛地低头,正对上王杰希睁开双眼。
  “你……醒了。还好吧?”田森问。
  “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那,那就好。”田森一时语塞,又突然想起什么,“你为什么不早点表明身份,还一直留在这里?外面都在找你,说你在微草与魔龙大战时被卷进魔法乱流,没想到竟然会掉进这片森林……”
  “唔,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长。”王杰希认真想了想,“掉进这里确实在我意料之外,不过我早就想锻炼一下微草的那些孩子们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放手,让他们成长。”
  “还有就是……看到你的镰刀时我有点好奇,就顺便留在这里看看,第一驱魔师的传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田森突然紧张起来:“现在呢?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很好,好到出乎我意料。”王杰希靠在他臂弯里,笑了一笑,“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你。”
  “……”田森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脸上也热度蔓延。他正想说点什么,不远处的树丛突然哗哗作响,一个人影冒了出来。

  “老师——”
  声音戛然而止,高英杰强行停下扫把,差点撞在树上。他涨红脸,从扫把上跳下来,眼神简直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老师为什么会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姿势还那么亲密,那个家伙的手都摸上老师的腰了可是老师还在对!他!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小杰,”王杰希在叫他了,“你过来。”
  “老师。”高英杰连忙跑过去,等着王杰希的吩咐,顺便不动声色地打量田森。看装束好像是个驱魔师,应该就是那个皇风佣兵团的团长了吧……
  王杰希借着高英杰的支撑站了起来,田森也跟着站起来。王杰希用魔道学者的礼节鞠躬施礼,然后站直身体说道:“对于这段时间以来给皇风佣兵团以及希索森林带来的麻烦,我代表微草佣兵团致以最真诚的歉意,后续事宜将由我负责处理。作为补偿,皇风佣兵团将获得微草佣兵团的友谊,无论何时何地,都欢迎各位到微草驻地来寻求庇护和帮助。”
  说完,王杰希稍微停顿了一下:“也欢迎田森团长来做客,这是除了佣兵团之间的,我个人的友谊。”
  田森也回礼:“感谢您的友谊。这是皇风佣兵团的荣幸,也是我个人的荣幸。”

  这就是皇风佣兵团重塑辉煌的开端,在那个清晨,与名震大陆的微草佣兵团结下的友谊。

  时光流转,日影变幻,白昼到来了,星辰也该回到,它原本所属的地方。
  那是我踮起脚尖,也触碰不到的天边 。




END.





给吾王的十八岁生贺终于搞定啦,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没诚意……
总之,祝我王年年十八岁!

评论
热度 ( 11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