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然当时

爱方士谦✨ ❤王杰希

吃的是all王(说不定还有谦all



喜欢就永久开放好啦,祝关注我的大家都能翻到自己喜欢的图文(´• ᵕ •`)*

【方王】孩子不好带.

*幼儿园背景,微草中心,两个老师带孩子的日常。
大龄儿童方士谦×微草奶爸王杰希

荣耀幼儿园微草班的小朋友们,今天也是父母双全呢。

 

  王杰希端着热水经过教室时,方士谦正在讲英语。
  方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字母O,笑眯眯教孩子们念:“这个像王老师左眼的字母是O,大家跟我念,欧——”
  底下一群小孩大声念:“噢——”
  方士谦又写下一个小写字母,继续说道:“这个像王老师右眼的是小写字母o,大家跟我念,小写的欧——”
  又是一片整齐童声:“小写的噢——”
  王杰希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这一切,站在原地面无表情,而此时方士谦恰好向门口瞥了一眼,看见他以后喜不自胜:“哎呀,王老师来了。”
  他立刻丢下粉笔,转身招呼学生们:“你们快去找王老师,对着他的眼睛把我刚才讲过的内容再复习一下好不好?”
  “好——”
  伴着七嘴八舌的回应,所有的孩子都从自己的位置上跑出来,闹哄哄地将王杰希包围了。刘小别冲得最快,一头撞在王杰希腿上,伸手抱住老师的腿就不打算松手;袁柏清正扯着王杰希的衣摆,试图爬到他身上去;乔一帆在外围努力想要挤进来,多次尝试未果后只好站在一边,羡慕地望着人群;高英杰同样没能挤进去,被推搡到方士谦身边,方士谦一把将他抱起来,举到王杰希面前,笑着鼓励他:“还记得我刚才讲过什么吗?大声说出来。”
  高英杰涨红了脸,伸出一只手在空气中虚虚点着王杰希的眼睛,声音细小。
  他一指左眼:“欧,”又指右眼:“小写的欧。”
  “对了,英杰真棒。”方士谦把他放回地上,顺手摸了把小孩柔软的发顶。而王杰希在混乱一片中岿然不动许久,终于开口道:“玩够了就回到座位上坐好,方士谦你可以接着讲了。”
  小孩们乱哄哄散开,王杰希冷冷看了方士谦一眼。
  方士谦挑眉,笑道:“我讲得很生动,寓教于乐,是不是?”

 

 荣耀幼儿园微草学前班的负责人王杰希老师,今天依旧很想用手里的热水,浇方士谦一脸。

 

  午睡时间到了,王杰希走进午睡专用房间,从一张张小床边经过。走到最末一张床时,对上了高英杰大睁的双眼。
  高英杰小朋友赶紧闭上眼睛,脸却慢慢变红了。王杰希蹲下来伏在床边,轻声问道:“还是睡不着吗?”
  高英杰睁眼,点点头。
  王杰希又转向旁边那张床,压低声音:“一帆也不用装睡了,和英杰一起,起来把衣服穿好。”
  乔一帆一骨碌爬起来,迅速收拾好自己后跳下床,站在地上乖乖望着王杰希,等高英杰也穿戴整齐后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王杰希伸出双手将他们一边一个抱在怀里,放轻步子离开了房间。
  三人刚刚走出去,刘小别和袁柏清就先后睁眼,蹑手蹑脚套上衣服,也跳下床偷偷溜了出去。
  他们身后不远处,恰好路过此地的方士谦望着两个小孩一路小跑消失在走廊拐角,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刘小别和袁柏清推开活动室的门,溜进去后不忘反手把门关好。刘小别拖过一把凳子坐下,看着袁柏清翻出两个玻璃杯和一瓶矿泉水摆在桌上,好奇道:“喂我说,你做的这东西真的能喝?”
  袁柏清从怀里掏出一把白色糖块丢进其中一个杯子,又把矿泉水递给刘小别:“拧开。”刘小别拧下瓶盖递回去,看着他往杯子里倒了大半杯水,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薄荷水能喝?我以前只喝过汽水和柠檬水……”
  袁柏清拿起杯子左右晃动,顺便瞥了他一眼,似乎不屑于回答这种幼稚问题:“你没吃过薄荷糖吗?”
  “我当然吃过。”
  “那薄荷水当然也能喝了。”
  袁柏清理所当然道,对于自己正在调配的新饮料十分自信。
  刘小别托着下巴看袁柏清信心满满地摇晃那杯水,目光落在窗外。夏日阳光灼烈,蝉鸣鼓噪,热气一波波扩散在空气中。
  他叹了口气,盼着袁柏清的薄荷水清凉解渴又好喝。

 

 “所以,在万圣节前夕,当人们仰望夜空时,或许就能看到巫师们的身影。他们是夜的魔术师,骑着扫把飞跃天空,身后跟着星星。”
  王杰希念完最后一句,合上手里的童话故事书。高英杰和乔一帆一左一右靠着他,三人并排坐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
  乔一帆已经睡着了,高英杰仍半睁着眼,迷迷糊糊扯着王杰希衣袖问道:“老师,是不是……只要在晚上追着发光的星星,就能……看见骑着扫把的魔术师?”
  王杰希点头:“是啊,英杰可以在夜晚多出去走走,多抬头,看一看星星。”
  高英杰得到答案后终于闭上眼睛,把怀里的星星抱枕搂紧,沉入梦乡。王杰希缓缓起身,让两个孩子的头轻轻靠在一起。他们头挨着头,肩碰着肩,呼吸也交缠在一起,或许还会做同样的梦。
  王杰希抖开一条毯子,把他们的喃喃耳语和美妙幻想裹在了暖烘烘的梦境里。

 

  “怎么样?”刘小别凑近袁柏清,看他踩着凳子打开冰箱门,拿出那杯饮料。袁柏清关上冰箱跳下来,盯着杯中泛白的液体双眼放光:“完成了!冰镇薄荷水!看上去就很好喝的样子!”说着另拿了一只杯子倒出些许递给刘小别,“喏,喝不喝随你。”
  刘小别接过那半杯液体,捧着杯子将信将疑:“看上去颜色有点奇怪……”见袁柏清已经迫不及待喝下一口,他也跟着喝了一口。
  袁柏清咽了下去,深吸一口气,忽然大叫出声:“啊好辣!我的嗓子!”同时把杯子咣当一下砸在桌子上,神情痛苦。
  刘小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闭紧嘴巴,喉咙随着每一次呼吸火辣辣地刺痛,活像吞下一把刀子般的刺骨寒风,把嗓子割得生疼。他的眼眶不禁湿润了。

 

  王杰希赶到活动教室时,方士谦正举着一杯水在阳光下仔细地瞧,而袁柏清和刘小别正在一边地上捂着鼻子嘴巴打滚。王杰希几步走过去把两个小孩抱在怀里,问:“怎么了?”
  刘小别呜呜两声,眼泪直打转。袁柏清想说点什么,刚一张嘴又赶紧捂住,小脸紧皱,最后还是方士谦替他们做了回答:“我尝了一点这杯液体,似乎是含有很多薄荷糖……的水。根据我多年的医学救护经验判断,他们这是一次性食用太多薄荷,呼吸道和食道受刺激过度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王杰希皱眉。
  “稍等,我去拿点东西。”方士谦看了一眼两个小孩,“真是能折腾,进军黑暗料理界指日可待。”

  片刻后,王杰希和方士谦一人抱着一个小孩,端着杯子小心地喂他们和茶水。刘小别和袁柏清咽下温热苦涩的茶水,呼吸几下,终于平复下来。
  王杰希放下杯子,问道:“是谁的提议?”
  袁柏清红着眼睛嗫嚅道:“是我提出来的……”
  刘小别也低头,不敢看王杰希的眼睛:“逃避午睡来活动教室是我的主意。”
  王杰希脸色发沉,方士谦伸手掐了一把袁柏清的脸蛋,脸上也没了笑意:“你们两个,又搞小动作,我才一会儿没盯着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又瞪一眼刘小别,“袁柏清胡闹,你就跟着。他要是往水里倒毒药你也喝?”
  刘小别连忙使劲摇头:“当然不喝,我又不傻。”
  方士谦恨不得咬他一口:“对,你不傻,所以他往里面扔了整整一盒薄荷糖,你就敢喝了?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们两个这一周都别想正常说话!”
  两个小孩抖如鹌鹑:“对不起……谢谢老师。”
  王杰希发话,敲定了惩罚内容:“今天下午的游戏时间取消,每人写一篇字帖交上来。字迹不工整要重新写。”
  “知道了。”袁柏清和刘小别蔫蔫应了。他们的娱乐时间啊,只能眼巴巴看着其他的小朋友做游戏了。

 

  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里,除了两个倒霉的小孩坐在小桌子前临字帖,其余的小朋友们都各自成堆,亲亲热热地做游戏。两位老师站在教室门边,静静地看着他们。
  方士谦抱着手臂,微微笑道:“很好,今天的气氛也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友爱,看着这些孩子们茁壮成长,我由衷地感到欣慰。”
  王杰希拿着茶杯,袅袅白气后的神情有些模糊:“今天多亏了你的丰富经验,方医生。”
  本职幼儿园内医师的方老师略感不好意思,看了看他手里的杯子,耸耸肩:“不敢当不敢当,还是要多谢你的茶水,不然那两个小孩的情况还真有点麻烦。”
  “方老师才学广博,不仅急救知识学得好,英语教得更好。”王杰希对这感谢无动于衷,继续说道:“寓教于乐,以后你就能者多劳,顺便兼任一下英语课吧。”
  方士谦顿时垮了脸:“别,千万别!王老师我错了,我不该拿您开玩笑的。等老邓回来还是让他教英语吧,可别再支使我了。我还年轻,也想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做点想做的事情啊。”
  “哦?”
  “比如约会啊,晚饭后和男朋友一起遛个弯之类的。”方士谦侧身,在孩子们看不见的地方亲了一下王杰希的脸颊。
  “怎么样,今晚有空,愿意跟我出去遛个弯吗?”

 

 

END.

 

第一次写吾王相关,全职圈首发就献给方王啦~
看到这里的各位,请捧个场,让我看到大家的热情,不要让新入坑的我孤单寂寞冷啊( ´ ▽ ` )ノ

评论 ( 10 )
热度 ( 85 )

© 宛然当时 | Powered by LOFTER